【平叶】会是甜的吗

给狐狸的生贺! @犯中二的病狐狸—坑多不压身

祝我家共生小可爱17岁生日快乐!

赶上末班车!最后一发祝福是我的了!

这是一个围绕着甜品店展开的甜滋儿滋儿的故事,希望能够让你吃了益达还会甜到掉牙!

ooc致歉辣!

准备好了吗勇士?

————————————————————

“我一直没怎么过来,也没问过,最近生意怎么样啊?”

“都挺好的!恩,就是……”

“咋了?”

“有一个常客……他最近比较奇怪……”

放学的铃声炸醒了整个校园,穿着校服的学生们像游鱼一样陆续离开了校园。

放学后,很少有乖宝宝直接回家,路上什么事都不干的,女生们放了学总爱凑到一起,聊一聊哪家店的小说,尝一尝哪条街的小吃,男生们也有聚在一起跑到哪去打个牙祭再回家吃饭的。

走出校门,直接左拐,走上那么一段路,再右转,循着香味找过去,便是这附近最最有名的一条小吃街。

刚出炉的包子、滋滋冒油的烤串儿、冒着白气儿的冷饮,让人看了便食欲大增。跟在常来这边的学生们后面继续往里走,有一家不起眼的小店挤在糯米糕和麻辣鸭脖中间,乍一看甚至都可能漏过它。

再仔细一看,这家小店的橱窗是浅咖啡色的单面反光玻璃,白色的大理石墙把玻璃橱窗和一扇小木门连在一起,门把手上却挽了一朵铁艺的花缠绕在上面,看起来不和谐极了,甚至让看到这些的人想把设计者揪出来掀开他的脑子看看到底是怎么想的。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这样的店面足够大胆,让人不由得好奇里面有什么。

孙哲平打量了下挂在大理石墙壁上的牌子——那上面写了“再睡一夏”四字,深棕色的牌子让奶白色的字看起来可口极了。

他推开门,迈步进去。里面是家甜品店,香甜的气息瞬间把孙哲平包了进去。他径直走柜台,点了一份芒果西米露和一杯绿茶,然后走到窗边的一个座位坐下。

那个座位原本就有人坐了,座位上的人此刻正微微垂头出神地想着什么,没有在意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哪怕那人已经在对面坐下了,他也只是挑眉看了一眼孙哲平,便又将视线移回。

其实此刻,叶修,也就是坐在靠窗座位的人,正奇怪着对面的人如此自来熟,然后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忘记了什么认识的人,一番思索后得出了否定的答案,于是他坐直了身子,礼貌地冲对面的人点了下头,然后问道:“这位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吗?”

孙哲平扫了一眼叶修面前摆的东西——一块一点都没动的芝士蛋糕,一块大概是被吃了两三口的芝士蛋糕,还有一个小本子和一支笔,小本子翻开的那一页上写了寥寥几个字。

孙哲平没仔细看,但也能看清最上面一行的“芝士蛋糕”四个字。一想到听管理“再睡一夏”的人说的面前这个人很可能是对家派来偷师的,他不禁觉得有点无聊。

笑话,他家的东西虽然配料改得比较特别但是也明明白白写在菜单上,要是能轻易被偷师了去……他孙哲平又不是傻的。

他也不直接点破,而是看着对面的人,抱着手臂往后靠了靠,抬了抬下巴,“怎么样啊?”指的是芝士蛋糕。

叶修奇怪地看了孙哲平一眼,“口感细腻,挺好的。”

“味道呢?”

叶修用小叉又往嘴里送了一小块蛋糕,咂了咂嘴,犹豫了下,直接把一边的菜单拿过来,“味道也不错啊,蓝莓酱挺清新的。”

“不过这蓝莓酱不是买的吧,像是自己用蓝莓弄得,有点儿酸,反而中和了芝士蛋糕可能有的腻味,太怕酸的人可能会受不了。”

有点儿酸?说的真客气,孙哲平想。这蓝莓酱弄得非常酸,起码站在正常人的角度看是这样的。虽然第一次尝的时候可能会受不了,但是这点酸味儿却是能让人越吃越上瘾的。

这时孙哲平点的东西被端过来了,他把西米露摆在自己面前,然后把绿茶推到叶修面前,“请你的。”

叶修笑了下,也没客气,道了句谢就接过来喝。孙哲平看着叶修把那杯泡的过浓的茶像水一样咕嘟咕嘟喝了下去,眉毛都想拧到一块了。

他原本打算给这个每天下午就点一点点东西,还边吃边记他家配料的家伙一点下马威,结果这个人软硬不吃。

叶修猜到孙哲平是来干嘛的了,于是把手边的小本子直接推到孙哲平手边,“我妹妹特别喜欢吃你们家的东西,她以前在这附近上学,毕业了不方便过来,我是来帮她带糕点回去的。”

孙哲平瞥了一眼这个小本子,封面是白色的,不知道被谁用圆珠笔在空白的地方画了片小小的枫叶,中间还写了个“叶”字。

叶修放下茶杯,拿纸巾抿了抿嘴,用眼神示意封面上那个“叶”,“我叫叶修。”

“孙哲平。”他把本子递回去。

叶修看了眼时间,拜托店员打包了另一份没动过的芝士蛋糕,起身道别离开了。

孙哲平喝着面前的西米露,看了几眼对面只吃了几口的芝士蛋糕,犹豫了下,用小勺在叶修没动过的那面挖了一小口,放进嘴里。

果然很酸。

第二天刚过中午,叶修再走进“再睡一夏”时,发现自己惯常坐的位置已经有人了。叶修本想坐到一边儿,孙哲平正好在这时回头看到他,招呼他过去。

那桌上摆了一块涂了绿色果浆的蛋糕。

“这是店里很少有人买的,我觉得味道挺独特,你应该喜欢,尝着不错别忘给妹妹带哦。”叶修看着面前这人明显一副要看好戏的样子,秒秒钟想翻个白眼。不过,也算了,反正自己……叶修想着,心情又有点低落。

孙哲平见叶修的表情有点不对,连忙又说:“不是我故意找怪口味坑你啊,我看你连那蓝莓酱都能怪诚恳地说句不错,就想看看你对食物的接受力能变态到什么程度。”

于是在看着叶修面不改色地吃掉大半块后孙哲平叫停,夺过叶修手里的小叉自己尝了一块……然后孙老板去柜台前要了杯水。

叶修又吃了几口就放下小叉,“真不懂你们怎么想的,明明能做出很好吃的糕点,又花心思整出些怪味道的,还单独列了个特别菜单,不是我说,你们怎么还没倒闭啊?”

孙哲平喝着水直接翻了个白眼儿,“那我谢谢你每天上赶着过来给我们送销量啊!你也不看看你,舌头是瞎的吗知道味道奇怪还吃那么多。”

叶修的脸色变了下,又立刻恢复正常,“哎哎,顾客就是上帝,知道吗?你就这么对待你的上帝啊。”

“行行行,上帝,你上帝,我还上天呢。”孙哲平刚说完,下一秒又正经起来,“你不是不知道,附近都是些小年轻儿,还是有喜欢在口味上找点刺激的。”

“说的和你已经七老八十一样了啊,老孙同志。”叶修叫店员点了杯绿茶。

“叫的这么老……”孙哲平嘟囔了一句,“你孙爷爷我可是走在潮流最前端的人,不说别的,看这店面就是我设计的……”说着说着,他声音突然低了下去,他才发觉对面和他说话的人是刚刚才见过第二面的人,但也奇怪,他就像碰到多年的好友一样,说话一点儿也没客气。

他看了一眼对面的人,却发现对方并没有生气,而是笑着顺着他的话接下去,“你还说啊,你这店,槽点最多的就是店面的设计了好吗,我要是你,我就绝对不告诉任何人我参与过设计。”

叶修扫了一眼四周墙壁上绿色的、橙色的……总之各种各样的花纹和图案。

孙哲平一听有人间接吐槽自己审美,这可了不得,当机立断怼了回去。

一个下午的时间就在一两杯茶水和三言两语之间过去了。

末了,叶修起身离开,孙哲平问:“老叶,明天见啊?”

叶修笑,“你是抖m啊还是我是抖m,明天来继续互怼吗?行吧,明天见。”他拎着打包的蛋糕,冲孙哲平挥了挥手。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好多天过去了,“再睡一夏”里的蛋糕被两个人不知道一起尝了几遍,又不知道有多少新品上架,人气差的也逐渐从菜单上消失。有时候叶修发现自己比较喜欢的糕点下架,还会有点遗憾的和孙哲平说上一句。

……于是,孙哲平给叶修开了个后门,凡是菜单上出现过的东西,只要叶修提前半天招呼一声就能吃到。

“说起来你怎么这么闲啊,不工作吗?”孙哲平伸出魔爪,把叶修的蛋糕上的奇异果叉下来吃了。

叶修眼疾手快,从孙哲平的掩护下挖了一块巧克力,然后回过去一个“你还好意思问我”的眼神。

“那不一样,我开店做东啊。”孙哲平没能保护住巧克力,愤愤地抢了叶修的饮料,一口吸了不少椰果。

叶修直接把孙哲平的果茶里的水果捞出来吃了不少后才悠悠地说:“唔……我啊,我也是糕点师吧。不过现在是自己开店,我值上午的班,‘君莫笑’,听过没?”

“笑?我笑什么?”孙哲平一脸莫名其妙,突然又反应过来,“噗,不是吧,你那店名叫这个吗哈哈哈……有品位有品位,老叶,你孙哥我服气了。”

“没大没小的,喊我一声叶哥你敢吗?”

“这有什么不敢的!你以为我会吃激将法这套吗?”孙哲平扬了扬眉,接着话题一转,“你也是糕点师的话,那在我店里练练手怎样,白吃了我那么多东西。”

“喂我有付钱的好吗?”

最后叶修还是被孙哲平拖到了操作间,被按着洗了手之后,叶修拿纸巾擦干净手上的水,“先提前说一句哈,不好吃的话别怪我。”

“不怪不怪!”孙哲平笑嘻嘻地保证。

叶修不知为何叹了口气,然后表情严肃了些。他扫了眼工作台,瞬间破功,“你家调料都不贴标签吗?我可知道那些怪味道怎么出来的了。”

“不知道的尝尝不就好了。”孙哲平没在意,盯着叶修手下的动作。他以前都没太注意,都没发现叶修的手居然有这么好看,白皙修长的手指在食材间穿梭,时不时停顿几下。

他又回想起叶修用这双手捏着小叉,托着茶杯,甚至就在刚刚还抢他的巧克力、捞他的水果。孙哲平手上还端着那杯只剩茶的水果茶,本来还觉得“好气哦但我还是要保持微笑”的他瞬间不气了。那么好看的手捞就捞吧,反正水果茶这样也可以喝,孙哲平想。

走了不知道多久的神,叶修把一小块切好的暗红色的蛋糕摆在整理好的工作台上,去一边洗了洗手,拿起小叉递给孙哲平,“‘玫瑰方篮’。”

孙哲平充满期待的挖了一块放到嘴里,脸色微微一变。

“怎么了?味道不对吗?不应该啊我都按算好了的放的……”叶修从孙哲平手上拿过小叉,顺着孙哲平吃过的那个小缺口又挖了一块,含着仔细感觉了半天,又会到操作台看了一遍调料,最后从两个小瓶里依次各丢了一小把到嘴里,感觉到舌头在碰了那瓶被自己当作糖的东西后几乎要皱成一团,才转头,“哦,我把盐当作糖了。”

“不是和你说尝一尝再放吗?你忘记了……不,不对。”突然想起刚开始见面那几次叶修吃自己推荐的那些变态口味的反应,孙哲平脸色有点黑,“你的舌头……是不是……”

“恩。”叶修没犹豫,被问到就干脆承认了,“我以前是‘一叶之秋’的糕点师,打算解约后有一天大概是吃了什么刺激性的东西,味觉就开始有些退化了。去了医院也没什么用,开了中药试着治疗。也没有一下子什么都尝不出,只是感觉味道一点点变淡了而已,不过现在是几乎尝不到味道了。”

“那你怎么还……”孙哲平突然觉得自己开口有些艰难。

“只是味道而已,食物除了味道,还有口感,苹果除了甜的和酸的,不还有脆的和面的嘛,只是味觉退化,我干嘛要把进食的乐趣一并放弃呢?”

“其实我一开始也是挺失落吧,感觉自己的舌头一天天要尝不出东西,五味在舌头上凑一起可是我又抓不住,只好放它们散去。后来我妹妹有天和我说,她回学校探望老师时发现了附近一家不错的糕点店。”

“我吃了安利,跑过来,第一次就点了那些怪味糕点。那时候我的舌头还可以勉强称得上灵敏,吃了那些很变态的口味后几乎都想吐出来,可是再吃几口又能感觉到这创意很独特,难以言说,又很难忘吧,会上瘾的味道。于是我就想见一见设计者。”

“店员和我说这一栏都是老板亲自加的,我又提出要见老板,却得知了老板在外地。总之店员死活不告诉我你的联系方式。我就想,如果有个足够影响生意的客人在,老板怎么也得出面管管吧。我就和另一个合伙开店的人商量好,我值上午,下午我就跑到这边来坐一下午。”

“本来打算味觉完全失灵以后就不再来骚扰了,没想到还能真碰上你。”

叶修弯了弯嘴角,看向孙哲平。

孙哲平没说话,几口吃掉了叶修做的那一小块蛋糕,抹了把嘴,“难吃死了啊老叶,你的舌头可赶紧恢复吧,到时候再给我做蛋糕吃,作为我今天吃了这么难吃的东西的补偿。”

“恩,好。”

……

“这么弄就可以了?从冰箱里拿出来?”

“恩,这可是我的独家秘方,回去拖着沐橙陪我试了好久才定下配料的。”

“对了,还没问你这个叫什么,不错的话我就上架了。”

“名字啊,叫平野吧。”

孙哲平闻言顿了顿,打开冰箱,取出蛋糕,“我第一次做蛋糕啊,不知道怎么样。”

“没问题的好吗,相信哥的水准好吗?”叶修耸了耸肩。

孙哲平拿了小叉,“某人可是一点都没动手啊,相信你孙哥的水准才没错吧。”

“叶老师,您就先甭尝啦,我代劳了。”孙哲平晃了晃手里的小叉。

他叉了一小块蛋糕放到唇边,刚咬下来,看见叶修张嘴又要说什么,他心想,这个人接下来要说的话搞不好能让他把刚入口的蛋糕又呛出来。

鬼使神差地,他凑到叶修身旁,嘴对嘴地把口中的蛋糕喂了过去。进食的乐趣什么的……凑活着和你分享下吧。孙哲平脑子里突然跳出这么一句话。

叶修先是瞪大了眼睛,等孙哲平退开的时候,含在嘴里的蛋糕已经有些微微化了。

叶修盯着孙哲平的眼睛,孙哲平也很平静地看着他。孙哲平没有打算解释什么,虽然他们彼此都已经有了好感,但是谁也没说过什么,做出刚刚那个可以说是很亲密的、属于恋人之间的动作,孙哲平也仅仅觉得气氛到了,时候到了,顺其自然了而已。

看见叶修的喉结跳了下,孙哲平才开口,“甜吗?”

感觉到有一丝久违的感受从舌尖升起,叶修展眉,笑了。

“甜。”

——————————fin——————————

这里阿九,感谢你的阅读w

甜吗?

顺带一提,里面的奇怪的蛋糕名是瞎起的x

好了我溜了溜了

评论(2)
热度(63)

超自然现象事务所不坑!不坑!不坑!

开学长弧两周回家一次

拒绝纷争拒绝站队热爱全职圈地自萌

但是如果真要搞事情……我们是一伙的?不,我们是一家的,真•一家的

id有4个九↑头像是同学小姐姐的字

这里阿九w叶受纯食w叶修的迷妹一只

© 墨九九九九_大概我是真需要人催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