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理想乡(八、九、十)

ooc致歉x

准备好了吗勇士?

————————————————————

(八)

“叮咚——”

周泽楷拉开门,苏沐橙抱着外套,手里提着包,正站在门口。

岁月已经在这个美丽的姑娘身上留下了痕迹,但她依然同二十岁上下的小姑娘一样气色很好。

“叶修刚刚出去买烟了。”周泽楷笑笑,请苏沐橙进来坐,还给她倒了杯水。

苏沐橙接了水,很随意地问道:“你还许他抽烟啊?”

“限量。”

之后苏沐橙没再怎么说话,周泽楷自然更是不怎么说话。周泽楷站在窗边往外看,苏沐橙坐在沙发上打量着周泽楷和叶修家里的布置。最后她看了看周泽楷。现在周泽楷身上连一点青涩都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成熟,还有男人到这个年龄独有的一种魅力。苏沐橙在心里吐槽了下自己的这种想法。

“感觉和上次来的时候又有点不一样了啊。”苏沐橙不太常到叶修家里来,见面基本上都在外面,但是也隔上半年就到家里来一次。

“墙上挂的图换了。”周泽楷转头看向墙上,微笑着摇了摇头,“那个世界总有那么多的美景。”

“游戏中吗?的确是啊。也难怪叶修那么喜欢。对了,你怎么后来不继续做游戏了,我还以为你会和叶修一样呢。”

“挣钱养家。”

苏沐橙一脸不信。

“我们从不同领域,努力将一个个理想乡呈现。大概这样吧。”周泽楷现在拿前些年开发游戏赚到的钱给那些资金不太方便又有发展前景的开发者和制作人提供贷款,也可以算一种投资。他本人在大学里授课,除了偶尔在叶修的游戏中客串以外不在接触游戏制作方面的事。

“毕业时我对未来也看不太清。但是我想我和叶修一样,对那个世界,对游戏的爱是不会变得。那无论怎样都好吧。”

“你们当时在一起之后,过家长那一关挺困难的吧?”

苏沐橙话题转的有点快,不过周泽楷还是接着她的话说,“嗯。”

“一开始,你们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呢?”苏沐橙支起下巴,听八卦一样看着周泽楷。

“……没问叶修?”

“他没说。”苏沐橙一副“泼出去的哥哥嫁出去的水”的表情。

“他不好意思。”

门口传来钥匙插进钥匙孔的声音,叶修推门进来,“喂喂,我听见了啊。”

我说错了吗?周泽楷笑盈盈地看着叶修。

呵呵。叶修换了鞋去洗手,表示不和周泽楷计较。

趁着水龙头那边还在“哗哗”地留着水,苏沐橙赶紧问周泽楷:“那你呢,你好意思说吗?”

周泽楷一脸严肃的想了三秒钟,“‘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苏沐橙的背重重地靠在了沙发背上。说了和没说一样。

苏沐橙告别之后,叶修和周泽楷依然过着平平淡淡却又有滋有味的小日子,偶尔会一起出去旅游,虽然叶修是拒绝的。叶修在业界的名声都快成了祖爷爷辈的了,但是他的创意和设计依然年轻新颖,给人带来各种意想不到的惊喜。只是一些经常购买兴欣的游戏的人会发现,在君莫笑主刀的游戏里,有一个叫“一枪穿云”的编外人员出现的非常频繁。

他们一天天老去,却仍然像年轻时一样,把每一天过得既像是老夫老妻,又像是初恋情人,仿佛只是对话(叶修说得多)都能带给他们无限的趣味。

在叶修五十多岁时,苏沐橙见了他俩的相处模式,不禁调侃了一下,叶修却说:“这有什么,我俩可是一直活在理想乡中永远长生不老的人。”

周泽楷听了这话心想他俩真是越活越中二,越活越倒退了,但还是乐呵着配合叶修。

于是苏沐橙下次拜访时从家里把莫凡拎了出来,一起分担狗粮。

六十多岁时,叶修将游戏程序连到了最新升级的那种游戏头盔上,只要有精力便想拉着周泽楷一起到游戏中,到那个他们一同创造的世界中看看。

他们在游戏中互相搀扶着,穿过森林,走到了当年的那个山顶,一言不发,听着风轻轻拂过草叶和发梢的声音。这么多年来,游戏也更加的高端,融入的元素也越发的出人意料,受人喜爱,但是叶修心想,这个承载了他俩一段羁绊的世界,是最好的。没有再好的了。

七十多岁时,叶修身体依然没什么大毛病,但是周泽楷经常会犯困,醒着的时候话却比年轻时多了些。开玩笑的时候周泽楷表示我这么注重锻炼身体尚且这样,你倒投了个好胎,叶修笑笑说我这是吉人自有天相,不过看在咱俩关系这么好的份上让你多活两年,说吧你想活几年。

周泽楷摇着头叹气我倒是真想永生不死,我看你快成精了。叶修听了这话,沉默了下,说不行,后面还说了句我们总要出去的。周泽楷没有听懂,也没有再多过问。

八十多岁的某一天,一直没大有精神的周泽楷突然说希望叶修陪他出去走走,叶修意识到了什么,但还是没说什么。晚上回到家之后周泽楷和叶修躺在床上,突然他靠过去抱住叶修,“闭上眼,再睁开眼,希望还能看到你。我爱你。”

周泽楷缓缓地闭上了眼,叶修等了许久,没有再等到周泽楷睁眼。

(九)

在周泽楷闭上眼的那一瞬间,感觉有什么本已经被遗忘了的东西突然窜到了脑海中。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但是他已经来不及说什么了,因为,他已经“死”了。

这是……游戏结束了吗?周泽楷心想。

周泽楷刚刚意识到自己之前所经历的一生,不过是一场游戏,他往身旁四周看去,却发现自己仍然在黑暗中。不知道是系统本身的故障,还是游戏故意设计的这么一段剧情,他身旁一片寂静,连向导系统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莫名地,周泽楷觉得自己应该往前走。他真是走了很长的路,或者说在虚空中漫游了很久,他才在发现了一个突兀的门立在黑暗中。于是他没有犹豫地拉开了门。他看到了街道,看到了学校,看到了父母的房子。周泽楷走进了门里,走回了他在游戏中已经度过了一生的那个世界。

再次进入这个世界,眼前的一切令周泽楷讶然——原本灯红酒绿的世界变得锈迹满满,装了几万人的城市空荡荡的,仿佛从来没有什么生命存在过。林立的高楼大厦有的已经摇摇欲坠,甚至有折断的痕迹,钢筋突兀地横在粉刷得煞白的楼间。

周泽楷稳了稳心神,想起他又回来的目的,他快步向前走去。

那摇摇欲坠的楼竟真的倒了过来,眼看着要扑向周泽楷,然而它却一边倾斜着倒下,一点一点分崩离析,裂成一块块的,接着化为碎片,最后散成粉末,消失在空气中。而在这过程中,周泽楷还保持着右手抬起的一个护住头部的姿势,他仰头看了眼消失的大楼,握紧了拳。

紧接着,地面有要裂开的迹象,就横在周泽楷的面前。周泽楷连忙先一步跃到前面还稳固的地面。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崩裂开的地面——它们也一块块断开,几乎要像那楼一样消失了。

周泽楷疯了一样地向前狂奔,几乎保持着他能达到的最快的速度向前拼命跑,不止因为身后不断消失的地面,还因为他要在这个世界完全消失前找到叶修。但是找到了又如何呢?周泽楷自嘲地想了想。

不知在这个世界里的时间过了多久,周泽楷始终没觉得有任何疲惫,大概因为这个逐渐消失世界真的无法继续维持玩家的感官了。周泽楷甚至想,他能回到游戏世界中,是不是有人给他开了个黑箱。

他一直以最快速度奔跑着,然而他再迅速,也比不上这个世界的消失来的迅速。

很快,周围变成了刚刚载入游戏时的一片黑暗,只有空中漂浮着的一个个还未完全消失的大石块,或者说地面剩下的最后几部分。周泽楷抬头看向前面已经说不上路的“路”,他眼神一亮,突然感谢起了这个世界的粉碎,也让一些挡路的东西消失了。

他看到叶修了。就在“路”的尽头。叶修似乎是坐着的,看不清在干什么。

周泽楷从一小块地面构成的“岛”跳到另一块,艰难而缓慢地向叶修移动过去。只要踩错一步他就会掉进无边的黑暗,不过他不会死,只会被强制退出游戏,回到现实世界而已。那样他就再也来不了这边了。

也不是说,在现实中就遇不到叶修,只是……当他知道这个世界的叶修也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之后,恐怕他就无法把他和现实的叶修等同了。尽管他们长的一样,性格一样,会说的话也一样。

最后,周泽楷站到了离叶修仅一步之遥的地面上,再迈一步,他就能碰到叶修了。但是叶修看不到他,也感觉不到他。周泽楷想,自己像个真正的亡灵一样,见到了仍留存于世的恋人,而自己却连一个触碰都给予不了。

可事实却是,这个叶修马上就要消失了,而他还能够回到现实,继续活下去。

周泽楷静静地盯着叶修,仿佛怎样也看不够。叶修还是坐在那里,这回儿周泽楷看清了,叶修是在看手中的一个相框,里面放着他们二人的第一张无意间拍下的合影。叶修笑了,一眼看上去就知道他真的很开心。可是周泽楷却有些难过了。

“叶修。”周泽楷张了张嘴,无声的念出这两个字。

叶修似是有所察觉一般,站了起来。那一刻周泽楷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停止跳动了。可是下一秒他又失望了。叶修只是单纯的站起来而已。

蓦地,周泽楷的瞳孔忽地放大——叶修所站立的那块地面,也开始消失了。低头看了看自己脚下,也是一样,只不过速度要慢一些。

地面消失后,叶修也开始由下而上破碎。他手中的相框再也抓不住了,只得松开,任凭它也化为粉末。叶修有些遗憾地看了眼相框消失的地方。

在叶修完全不见之前,周泽楷感觉自己要先离开这个世界了。他最后所见的景象,仅仅是叶修一个简简单单的笑。

(十)

周泽楷睁开眼,本以为自己应该已经退出游戏了,结果发现自己的周围依然是一片黑暗。

“周先生,又见面了。”一个声音突然在黑暗中响起。

周泽楷回过头。他还没回过神,眼神有些发散。不过他听出来是谁在叫他了。

秋叶。

“我在戴上头盔之后,就进入游戏了,是吗?”

小小的秋叶和叶修长得非常像,他皱起眉,“您还没有完全恢复记忆。”又小声嘀咕了一句,“记忆屏蔽系统这么厉害。”

周泽楷看着秋叶面前浮出一堆操作面板,他操作了什么,然后看向周泽楷。周泽楷像是突然被人从梦中拍醒,他微微张嘴,有些不可置信的样子。是的,他都想起来,全部。不止和叶修一起共度的日子是游戏,联盟,轮回工作室,这些都是现实中不存在的,为数不多的几个事实是,确实有人匿名发布了游戏,自己也确实玩了这个游戏,他是S市一所名校的学生,学习计算机,业余制作游戏,绘画很好,大三,发小是江波涛。

“这个游戏没用公布的信息是有关人工智能的内容。每个世界都有一个真正的有情感的核心AI,接触到并发展到一定的亲密程度之后剧情不再为游戏掌控,而为玩家的主观意志和游戏本身的不确定性主导。现在看到我,想必您达成了上述条件。希望这款游戏真的曾带给您一个理想乡。我是秋叶,诚挚的祝福您在现实中也能找到自己的理想乡。”秋叶摆出一个模式化的笑容。

周泽楷找出操作面板,登出了游戏。

……

两年后,一群已经大学毕业一年的年轻人在KTV包了个场,热热闹闹的开同学聚会。期间不断有人进进出出,喧闹的声音扩散到很远。

周泽楷就在这时从来往的人中挤进了门,江波涛一眼看见了他,拿了两罐酒迎过去。

“听说最近挺不错?”江波涛用自己的酒碰了碰周泽楷的。

周泽楷笑了笑,举酒冲江波涛小幅度地扬了下,喝了一口。

“我记得大三那会儿你拿过一个人的画像跟我打听过这个人,后来你跟我讲了和这个人的前因后果,你说你觉得能找到他。你现在,找到他了吗,或者说,你还在找吗?”

周泽楷没有说话。

江波涛叹了口气,“唉,你这样又……”他顿了顿,“找一个可能不存在的人,这或许是没有结果的。”

是啊,这样做的意义又是什么呢?周泽楷问自己。或许这件事确实一点意义都没有,其实真的有这样一个人存在,在现实中,自己与那人也应该是没有任何交集的。但是——谁让自己遇见了那人,并与那人在游戏中度过了这样的医生呢?这使他无法不去在意,无法不去寻找。他相信,一定有叶修这样子的一个人存在的。周泽楷不相信,那个自己苦苦追寻的、与恋人一同建造的理想乡,就仅仅是一场幻梦。或许因为描绘的次数太过多了,周泽楷一边想着,一边用手无意识地在桌上描摹着印象中叶修的脸型。

他的手停了下来,面对着江波涛复杂而担忧的神色,轻轻地说:“我会找到他的。”

——哪怕只是远远地看上一眼,知道那个人确实好好地活在这世上。

……

周泽楷走到小区门口,又拿起手机看了眼地址,有点意外地走了进去。

两周前,一家工作室联系了他,说看了他制作的游戏,希望可以与他合作,并希望能和他面谈一次。

有活找上门来,周泽楷没有理由不接。他回忆了下对方说的那个游戏,想起来那大概是他以前发布的一款小游戏,不是很庞大但可以称得上精致,世界观是他自己设定的。自从玩过了“理想乡”之后,他自己更加关注游戏制作方面的事,不再仅以个人的名义,有时还主动找一些工作室合作。本科毕业后他考了研,现在主要的经济来源还是帮导师做项目。

来到一扇门前,周泽楷看了看门口墙上贴的“兴欣”二字,觉得这世界上的巧合真不少。他按响了门铃。

门打开周泽楷睁大了眼,一个名字几乎要脱口而出。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姑娘笑着说:“您好,先生,欢迎光临兴欣工作室,请问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吗?”一边示意周泽楷进门。

周泽楷迈进屋里,“我和你们约好来面谈。”

苏沐橙恍然,“哦,您就是一枪穿云……抱歉,请问您叫……?”

“周泽楷。”

苏沐橙的表情短暂地顿了下,她重复了一遍,“周泽楷……先生?”

周泽楷捕捉到了她的停顿,感觉自己的心跳莫名快了些。他点头,平复了下心情。

苏沐橙笑着说,“具体事项我们负责人管,他在里面的房间里,请你自己过去吧。”

周泽楷再次点头,莫名觉得这样客气的苏沐橙,陌生感和违和感一起刷满了。

目送着周泽楷向里走,苏沐橙翻出手机,打开QQ,在联系人里找出一个,爆手速输了个“surprise”发送过去,附带了一个抖动。

听见周泽楷开门时连带着QQ接到消息时“滴滴滴”的提示音,苏沐橙淡定地把手机放到桌上,随手捞起茶杯,有些小满足地抿了口茶,也不顾水面上溢出来的层层白气。

他抬头看了眼窗外,阳光正好。苏沐橙抬手挡在眼上,闭上眼向身后的沙发一躺,心想着生活如此多娇……就是里屋貌似是烟灰缸砸到地面的声音有点大,过会儿果果又得头疼了。

——————————tbc.——————————

这里阿九,感谢你的阅读w

评论(2)
热度(13)

超自然现象事务所不坑!不坑!不坑!

开学长弧两周回家一次

拒绝纷争拒绝站队热爱全职圈地自萌

id有4个九↑

这里阿九w叶受纯食w叶修的迷妹一只

© 墨九九九九_大概我是真需要人催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