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叶】冷

一发完x

架空w

ooc致歉qwq……不太好掌握孙哲平……

和前篇喻叶的如果可以,前前篇王叶的前路漫漫,基本是同时间轴(*´ω`*)

吟游诗人叶修系列x【还记得它嘛……】

猎户平x吟游诗人叶

因为架空所以私设百花在北方x双花都在百花x

————————————————————

【叶修:
         一年不见,近来过的如何?去年你离开后没多久,这边的天气就正式暖和起来了。虽说没有南方暖和,但还是很明朗的,令人很舒服。听说今年南方降温降得厉害,估计你这回可以适应北方的寒冷了。】

要入冬了,荣耀大陆南北方向来不是一个冷法,叶修正赖在床上半睡不醒的。竖琴躺在床头柜上,仿佛在瑟瑟发抖,但也仅仅是仿佛而已。

“叶修!你的信!”陈果的声音在楼下响起。

“……叶修?叶修?还没醒么……”陈果手拿一封信,站在楼梯口向上探探头,“包子,你把这个给你老大拿上去。”“好嘞!”

“老大,老大?”包子“噔噔噔”地走上楼,在叶修房前听下,敲了敲门。包子没听见回答,就把信从门下塞进去。

叶修这才稍微清醒点了,披好衣服走到门边,把信拾起来拆开。

看完信,叶修轻笑一声,把信折了折放口袋里,简单收了衣物和南方一些特产放在包里——当然还有他的竖琴——便准备离开兴欣酒馆。

“老板,百花那边来信了,我出门了。”

…………
…………

【今年族人的收获不少,因此今年的祭典大概会比去年热闹不少。大家都在商议着祭典准备什么活动,张佳乐刚刚跑来说要启一缸年轻时封好的酒在祭典上与大伙分享。我也不是很懂他说的年轻是指他几岁。那酒倒真是好酒,可惜你没法体会了。不过给你喝也是糟蹋。】

叶修在列车上睡得有点迷迷瞪瞪得。他醒来时离到站还有几分钟。

他揉了揉眼睛,坐直了看向窗外,半分钟后才想起自己在哪。

有一条贯穿大陆南北的铁路线,基本每天都会发两趟车。叶修觉得阳光车厢内有点碍眼,他恍惚记得自己上车时天还是灰蒙蒙的。

果然很明朗嘛……叶修咂了咂嘴,心里嘀咕了一句。

…………
…………

【说到张佳乐,别说他还真有本事。他又成功养活了几株南方的花。我觉得他会启他的酒主要还是因为这个。对了,他托你带花种,品种我写在信的附页了。】

叶修正艰难地顶着风往远处一大片黑点走去。

四周白茫茫地铺着雪,隐约能分辨出原野的轮廓。试想夏天大概是能听见阵阵虫鸣的,风也应该不似现在这样凛冽。不过现在,这里只由洁白无瑕的冰雪世界统治了。

远远看见一个人影在一片森林前立着,身上沾了从树枝滑下的积雪,不过他却浑然不觉。

叶修看到他,乐了,敞开嗓子喊道,“孙哲平!”

那人听了,抬起手冲叶修晃了晃算是回应。

叶修加紧了步子,小跑到孙哲平面前。

“你们这雪也忒大,我愿意支付两倍路费都没人愿意送我进来。下次你们必须派专员给我开道了啊。”叶修一本正经地说。

“那你下次别来了。”孙哲平不理会叶修的玩笑。

叶修扑打着孙哲平身上落得雪,“今年祭典有什么节目啊?”

孙哲平瞥了他一眼,“不告诉你,说了还有什么意思。”说着把自己脖子上的围巾扯下来扔到叶修怀里。

叶修笑了笑,毫不客气地围上围巾。

…………
…………

【有件事我想问问你……】

“孙哲平啊啊啊!!”叶修和孙哲平一进屋——当然是很有童话风的小木屋——便看见张佳乐的眼里含着泪水【划掉】跑过来。

“……难道你对这土地爱的深沉?”叶修斟酌着问道。【划掉】

“怎么了张佳乐,一年不见变得这么急躁?”

“老叶你来了啊,我跟你说……不对,你先等等!孙哲平,祭典需要的岳桦木没有了,我们是临时用别的替还是再在附近找找……”

“我上山去找吧。”孙哲平打断张佳乐。

“不行,这几天有大雪……”

“我跟你一块吧。”叶修突然说道。

“你?”孙哲平皱了皱眉,“不行。我好歹还认识路,你一个外乡人,人生地不熟的,去了净添乱。”

“那你是准备一个人去?老弱病残孕你就差个孕没占。”

“那我和……”张佳乐理了理头发说道。

“你俩都去是打算放着我来主持大局?”叶修挑眉,打断张佳乐的话。

张佳乐连续被打断好几次,心里憋屈得很,但是一想到如果让叶修来主持祭典……

“绝对不可以!”张佳乐和孙哲平异口同声道。

“那就让我跟着孙哲平一起去吧,好歹有个照应。虽然我不住这,但我也来了好几回了,路至少还是认得的。”叶修挤挤眼,一副计谋得逞很欠揍的样子。

“……行吧。那你们俩明天一早出发。”

…………
…………

【叶修,你还记得那年,就是咱们认识那年,我落在你那的那个吊坠吗?】

“孙哲平,是这个吗?我找到了。”

在海拔比较高的地方,叶修终于发现了岳桦树。

他们带走了一小枝相对于主干略显多于的树枝。

取树枝时,叶修一个失手把好几枝树枝上的积雪全碰了下来,一下子把自己埋了进去。

孙哲平赶紧手忙脚乱地把叶修从雪堆里刨出来。

“嘶——好冷……”叶修跺跺脚,发现身上衣服湿了大半。

“活该,能不冷吗。”孙哲平把外套脱下来塞给叶修,“拿着,我去取。”叶修看孙哲平里面穿得挺厚,就不客气地接受了外套。

孙哲平拎着一根不长的树枝走来时,叶修把因为围在外衣里面所以没有弄湿的围巾围在了孙哲平身上。

…………
…………

【那个吊坠你没扔吧?我这两天大概要用到它。】

“雪还没停?”叶修围着火堆搓着手。

“早着呢。”孙哲平看着外面。

他们回去的路上不想竟真的下起了雪,真不知道该说他们幸运E,还是该让张佳乐背锅。

雪下的不小,一开始他们还勉强凭着记忆走了一段路,后来就不太能辨出方向了。还好他们误打误撞进了一个山洞。

“估计得到明早,先睡吧。明天张佳乐就带人来找我们了也说不定。”孙哲平把自己的外衣往地上一铺,靠着离火堆近的地方躺下。

“……恩。”叶修点点头,却不见起身。

“叶修,睡吧。”孙哲平催促了一句。

“你先睡,我坐会儿。”叶修的声音闷闷地传来。

孙哲平有点不太放心,但偎着温暖的火堆,很快睡着了。

……

孙哲平后半夜醒了一次。他想再继续睡,却发现怎么也睡不着了。

他干脆起身,借着不是很明亮的火光,他看到叶修似乎在发抖,他皱眉,道:“叶修?……很冷吗?”

“恩……”叶修在梦中嘟囔地回道。

“叶修?”孙哲平走到叶修身边蹲下,看叶修蜷缩着。

他伸手碰了碰叶修额头——好烫。

坏了。孙哲平脸色有点阴。

他把自己的外套拿来,盖在叶修身上,轻轻地揽过他,离火堆又近了一些。

“来,喝口水……”他勉强把叶修唤到半醒,然后让他喝了一些水。

孙哲平轻轻拥着叶修,想起了很多年前,他们相识的那年……

…………
…………

【你今年还会来吧。来的话,麻烦你把它带来吧。谢了。我们等你来。
                                                                                   孙哲平】

彼时他们还是少年。

叶修意气风发地离家闯荡,凭着(让人听了想打死他)的好口才和一把(弟弟误打误撞放进去的)竖琴,成功混了口饭吃。

他四处游荡着,碰上了儿时玩伴张佳乐,还有孙哲平。

两个人一见面说了几句话就开始言语不和。孙哲平纯粹是被叶修那欠揍的语气引的,而叶修却是想和孙哲平闹着玩,开个玩笑。

那时张佳乐也是劝一句被打断一句,气的不理两个人了。

谁知这两人吵完后一见如故,成了交心好友。

张佳乐一脸懵逼。

后来张佳乐说,雪山里面有独一无二的漂亮的花。

两个愣头青凑一起,想着悄悄去把花寻来,给张佳乐个惊喜。

接着两个人就谁也没告诉,傻乎乎地进了雪山。

一路上,叶修嚷着冷。

孙哲平一脸阴云地把外套塞给叶修。

……

他们没找到那独一无二的花,但是遇上了多年不遇的大暴雪。

孙哲平只记得自己后来大概是发烧了,因为外套给了叶修。他昏昏沉沉地睡了好久,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自己再次醒来时,身下铺着自己的外套,身上盖着叶修的外套,第一眼看见的是叶修很疲惫的脸。

叶修见自己醒来,眼睛一亮,然后有点微微发红,也不知是因为没睡好还是快哭出来了。

“你吓死我了。”叶修的声音有点嘶哑。

…………
…………

记忆中最后的画面,是手足无措想说点什么安慰下眼前少年的自己。

看着自己怀里揽着的睡着的叶修,孙哲平想这大概是命中注定。

孙哲平把叶修小心翼翼地平放在铺好的衣服上,站起来去翻了翻叶修随身带的包,想找点水给叶修喝。

摸到竖琴,孙哲平笑了笑。难不成他还想即兴演奏一场?

蓦地,孙哲平摸到了一个小小的东西,拿出来一看,是个漂流瓶的小吊坠,里面有一张卷起来的纸条。

这就是他提到的吊坠。不是不小心落在叶修那的,而是故意放到叶修那里的。这次提出要回来,只是想知道叶修有没有看到里面的纸条……

“……孙……孙哲平……”叶修的声音响起。

“恩。”孙哲平把吊坠放回叶修包里。

“……雪停了吗?”

“……”孙哲平猛然想起这码事,看向山洞口,一缕阳光出人意料地绕过云层,停在洞口往里一点的地上。

“……停了。”

孙哲平用手轻轻碰了碰叶修的额头——已经不发烧了。

“……老叶!……孙哲平!…………………………”张佳乐的声音隐隐约约传来。

孙哲平觉得那一夜的寒冷风雪,总算过去了。

…………
…………

当风不再那么凛冽,不再把人刮得生疼时,叶修要离开了。

孙哲平把他送到来时等他的地方。

叶修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拿出吊坠,递给孙哲平。

“送你了。”孙哲平平静地说。

叶修摆摆手,转身离去。

孙哲平拿着那枚小小的漂流瓶,目送叶修离去。

等到叶修的身影再也看不见时,他打开漂流瓶,把里面那张旧得发黄的纸扯出来,轻轻展开——

一行看上去有些旧,有些幼稚的字体:我喜欢你。

一行看上去新一些,但也新不到哪里去的字:我知道。

——————————FIN——————————

这里阿九w如果读到这里,很感谢。

顺带一提,岳桦是长在大兴安岭,长白山上的一种树w

其实我也不造这是HE还是BE辣x大概本来想写短点,没有进雪山,也没有回忆杀,只想写写祭典上的傻白甜,结果写着写着就这样咯……

最后还是感谢你的阅读,ooc致歉w

评论(3)
热度(37)

超自然现象事务所不坑!不坑!不坑!

开学长弧两周回家一次

拒绝纷争拒绝站队热爱全职圈地自萌

但是如果真要搞事情……我们是一伙的?不,我们是一家的,真•一家的

id有4个九↑头像是同学小姐姐的字

这里阿九w叶受纯食w叶修的迷妹一只

© 墨九九九九_大概我是真需要人催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