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叶】若我非我【一发完】

ooc致歉x

第一人称叙述w

背政治途中突然想到的x

不说别的了直接来吧准备好了吗勇士?

————————————————————

我是一名心理医生,今年24岁,应该一直是单身,大概,我也不是很清楚。

上周我接到我所就职的心理研究院的派给我的一个任务,让我全全负责一个病人。我感到有些好奇,因为我的业绩还是不错的,换句话说,我比较大牌。所以我很想知道,是什么样的病人要我全权负责。

今天我早早的就坐在了我的办公室里,等待我的病人到来。

“叩叩……”我想,应该是我的病人了。我坐直了些,不在靠着身后的椅背,然后正色道:“请进。”

透过帘子,我看见一个人推开门,走进来后还把门轻轻地关上了。他在我面前坐下。我调了调屋内的的灯光,让光线稍微暗了一点。

“你好,请问你的名字是?”我尽量以一种轻松的口吻和他交谈。

“啊,我叫叶修。”他说这话时,大概是笑了笑的,但是隔着帘子,我看不清,他的声音也变得有些不真切了起来。我有一种错觉,这次不是我在引领他,而是他牵着我在一条黑暗的隧道里前行,去寻找我丢失的东西。

我恍惚了一瞬,但也只是一瞬。我刚想开口,叶修闲闲地道:“我能先问一句吗,为什么我们中间要加一道帘子?”

“为了保护医患隐私……”我的话脱口而出,但我立刻意识到,我说了错话。

“呵……”叶修轻笑了下,没有在意,反而对我说:“那我们可以开始了吧?”

“你的家人有和你说过,为什么建议你来这里吗?”我翻开我的记录本,手中转起一支笔。

“恩,他们觉得我得了妄想症。”他的口气似乎毫不在意,仿佛说的是别人的事。

“能和我讲讲吗?你的事。”

“好啊。”叶修的声音变得轻了些,听起来更加不真切,“我有一个恋人,名叫王杰希。”听到这个名字,我愣了愣,大概是巧合吧,他说的,和我心中想的,应该不是同一人。

叶修说,他和他的恋人,王杰希,是在大学认识的。他和他的恋人不同系,能够认识大概也只是个巧合,他说,王杰希说他们这是命中注定。他总是嘲笑他的恋人像个算命的。

他说,他们是在校庆上认识的。他是他们系里为数不多会乐器的,会的又是钢琴,所以被报了个节目上去。听他这么说,我又朝着帘子那头看了看。我有点嫌这个帘子碍事了,我很想看看他的手,听说学钢琴的,手都会很好看。

他继续说着,“当时表演完后,我一个人便躲学校的后院里了。想寻个清净嘛。”

“那天晚上的月光,真的是凉薄如水,洋洋洒洒地泼在了火红的石榴花上。也不知道是热情的石榴花被月光熄灭了美丽的火焰,还是空寂的月光被石榴花染上了人情味。我就想啊,要是这样的花结了果,大概是冰火两重天的味道了吧。”

“我站在石榴树下,身上还穿着当时表演是穿的西装,我就靠着石榴树,坐下了。后来大概是迷迷糊糊睡着了。醒来后身上不知盖了谁的外套,我拾起外套,站起来,看见有个人坐在草坪上。”

“我走过去,说道:‘同学,谢谢你的衣服。’我把衣服递给他,想了想觉得有点尴尬,又问了句:‘你也是来赏月的吗?’说完后,我觉得更尴尬了。”

他笑了笑,这次笑出了声,大概是回想起了当时的情景吧。他说,他没想到,草坪上坐得那人突然转头看向身边的他,说了一句话——“你要是只看这月亮,就看不到星星了。”他想,这人有点意思。看着那个人的眼睛,他觉得他看见亿万年星尘从那人眼中划过,吟咏着一支古老的歌谣。

“你当时肯定不是这么想的。”我突然就开口说道,说完他愣了愣,我也愣了愣。

“没错,当然不是这样想的。我当时就想了两件事,一是这不是比刚刚还尴尬了吗,还有就是这人不仅想法挺有意思,长的也有意思。但是现在回想起来他的目光,就像看到我刚刚形容的那样了。”他的声音有些柔和了,不再带着有些倦意的懒散。

恋爱真是神奇的滤镜。我心里默念道。

我听着他讲述着他们之间的一件件小事,仿佛历历在目,那些午后和煦的阳光,风带起的纤细的柳枝,两人轻松甜蜜的耳语,在叶修的叙述中一样样闯进我的办公室。

但是,他的病历上的“妄想症”三字,让我有些不知所措。我听着他的故事,亦或是他亲身经历的事,我想起他的家人说,“他幻想自己有一个同性的恋人。”他说的,都是假的吗?听起来如此美好,如此弥足珍贵的回忆,全部是幻想吗?

“我和他的事,我没有和家里人说过。所以他们才会觉得我是幻想。这个人确实存在过啊,我怎么能否认他的存在呢。”叶修轻轻的说。

“你的恋人,他现在在哪里?”我缓缓地问道。

“他不见了。”隔着帘子,我也仿佛能看见对面那人皱起了眉。

“那,你有他的照片吗?”

“我没有,但是他拍过,他那里应该有。”

后来,我又和叶修随意聊了几句,便结束了这次谈话。我想出去透透气。

第二天,叶修没有约我,但是我打听到了他回家路线。我从他下班开始,一路跟着他。直到走到某个街角的某个小咖啡馆,他走了进去,我亦跟上。

他在靠窗的一个座位坐下。店里人不多,只有三三两两地坐在一旁说话。我走过他身边,他突然说道:“你跟来了。”

我四处看了看,又看着他确实盯着我看,才明白他是在跟我说话。

“你怎么知道是我的。”我在他对面的椅子坐下,然后点了点桌子。我今天带了个口罩还有墨镜,就算那天叶修透着帘子看见我的长相,也不可能猜出是我。但是我觉得自己看起来好蠢。

“厉害吧。”他笑了笑。我认真地看着看着他,发现他长得,虽然算不上极好看,但是眉清目秀的,让人心生好感。我有点希望,他的恋人是真真正正存在的。谁舍得让他难过呢。

“叶先生又和朋友来啦。”服务员热情的打着招呼,把菜单递给我们。叶修笑着回应,然后指了指上面的一个。

“这个挺苦的,你不是不喜欢苦的吗?”我下意识的说道。

“偶尔喝一喝还是可以的。对了医生先生,”叶修靠在椅背上,翘起二郎腿,“上次说的都是我的事,这次聊聊你吧。你在大学时期,就没有过比较印象深刻的事吗?”

“很抱歉,”我说道,“我记不住了。”

“因为我听说,去年我从国外飞回B市的途中,飞机出了事故,我被从海里救出来,在那之前有两三年的记忆我记不太清了,大概把我的大学时光都空过去了。不过幸好学了什么内容我还记得,不然怕是连工作都丢了。”

“是么。”叶修有点心不在焉的。

我们就没再说话,直到咖啡上来。

“你知道了我的样子,我却不知道你的,这似乎不太公平。”叶修说着,突然凑过来。

他摘下我的口罩,“你说对吧?”接着拿下我的墨镜。

“喂,找到你了。”

恩,我也找到了,那丢失的几年时光。

——————————FIN——————————

这里阿九,感谢你的阅读w

完蛋了没背政治,我去看两眼x

依旧ooc致歉x

评论(4)
热度(54)

超自然现象事务所不坑!不坑!不坑!

开学长弧两周回家一次

拒绝纷争拒绝站队热爱全职圈地自萌

但是如果真要搞事情……我们是一伙的?不,我们是一家的,真•一家的

id有4个九↑头像是同学小姐姐的字

这里阿九w叶受纯食w叶修的迷妹一只

© 墨九九九九_大概我是真需要人催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