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叶】他乡忽觉【一发完】

私设有x

古风大概xx

ooc致歉x

几天前就扬言要发x然而。

准备好了吗勇士?

————————————————————

吴雪峰记不清这是他在外漂泊的第几个年头了。

他只记得他每日同不同的人一起作伴旅行,当一天的旅伴,第二天再跟随别人去往下一个地方。幸好很少有人拒绝他提出的同行的要求。

向天和地面交接的尽头望去,一切都被染成火红,带着无数希望与生命力的火红。远处的湖上有人泛着舟,看见那船儿在橙红的水中摇着,仿佛能听见船家的一两声歌声从船下漏出,顺着水流回岸边。吴雪峰轻轻地,跟着那已经听不清的歌谣,呢喃了几句小调。

有几个小孩子背着鱼篓,走过吴雪峰面前,笑着问客人要不要来吃鱼。吴雪峰点了点头,道了句谢,跟着小孩子一同走向湖边的农舍。他身旁那人,他今日的旅伴,也便跟了上去。

一进家门,那大点的孩子便捡了只大鱼出来。他拿了把小刀,轻轻地沿着鱼腹剖开一道小口,手指探进去,拽出了一小节竹简。上面刻了个字:“然”。字的上半部分有点模糊,想必是刻错了又舍不得换根新的,便将就着刻下去。

吴雪峰看着小孩子拿着竹简兴致勃勃地去给父母看,笑了笑,摸了摸袖间叠起来的一张纸。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小孩子笑嘻嘻地端上一盘糖醋鱼。那鱼在暗淡的光下也看起来可口诱人,等到所有人都坐下,拿起筷子后,吴雪峰便不禁先夹了一块鱼肉。甜的咸的酸的,各种口味都混入口中,渔家招待客人的热情似乎全裹在里面了。

吴雪峰静静地吃着口中那块鱼肉。的确,刚入口时口味的确惊艳,但对吴雪峰这种口味淡的人来说,有一点点腻。吴雪峰想,要是自己做的话,一定会做的清淡些。记忆里,确实是有过与人一起共用清蒸鱼的场景的,但已经太久了,吴雪峰很久都没有掌勺烹饪过家常菜了,也不记得那道清蒸鱼是怎么做的了。

夜里,月光薄似轻纱,将客房的吴雪峰笼罩住。吴雪峰卧在床上,半闭着眼,思绪却不停地翻动着。跟着,他便翻了个身,面朝窗口,面朝月光。

他轻轻地把贴身带着的那张纸拿在手里,摩挲了两下,便缓缓地把纸展开。

上面只有一句话,吴雪峰看了那话,眉目间隐隐露出笑意,但那笑意很快便淡去了。

吴雪峰自幼在京城长大,父母在他尚且不到七岁便故去了,留给他的是一座空落落的院子,和充盈一屋的书。

邻居是在朝为官的望族叶氏,知他一人生活困苦,便多有照拂。他便日日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一本本地读书。

那日,吴雪峰也是安安分分地在屋里读着书,突然听见门外有重物落下的声音。吴雪峰急忙走到院里,看见一枚小小的白团子,窝在一大片青草上。

“啊……吴哥哥好。”那小团子看了看他,嗫嚅了下,说道。

吴雪峰皱了皱眉,这是……邻居叶家的双生子之一?吴雪峰不禁有些好奇,他蹲下身来,和那趴着的小娃娃齐平——“你怎么了?”

“啊,没事没事,我翻墙过来不小心滑了一下。”小团子说着,摇摇晃晃地要站起来,却踉跄了一下。

吴雪峰眼明手快,扶了小团子一把,顺势就把他背到背上,背回屋里。

“你是哪个?”吴雪峰细致地撩开小团子的裤脚,用手沾了点酒往磨破的地方擦拭着,然后轻轻地揉了揉他摔青的脚腕。小孩子的皮肤看着特别光滑白嫩,十分喜人。

“你猜?”他笑得像个毛还没长齐的小狐狸。

“那我猜你是老大。”吴雪峰把叶修的裤脚放下去,坐到桌旁,倒了两杯茶,一杯放在叶修面前,一杯自己端起来自己抿了两口。

叶修眨眨眼,“恩。”也捧起茶杯喝了两口。

“你的腿应该没什么事,走路的话一会儿就没问题了,可能还有点疼。”吴雪峰说道,“那么下面来说点别的吧——你来我家做什么?”

“恩?哦,我看你家桃花开了,想告诉你一声,万一过几天谢了你还闷在屋里看书,就看不到了。”

吴雪峰听了,往窗边看了看。这个角度看不到窗外有什么,除了旁边的小阁楼。但是有阳光从一边斜斜地照过来,在窗纸上投下了桃花曼妙的影子。吴雪峰看着那道影子,就好像看到了那花儿开的多娇美。

从那天后,叶修就每天来拜访,带一些他外面看见的好玩的东西,有时候是手编的花环,有时候是街上笑眯眯的老婆婆卖的新鲜的花,有时候是街对面苏家小公子做的竹马……渐渐的,吴雪峰的书房里除了书,堆满了叶修送来的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哟!雪峰!”老远便听见了叶修唤他的声音。

吴雪峰把昨天叶修带来的小花灯摆在身后的书柜上,打开书房门,便看见叶修提着个鱼篓进来。

“今天我和叶秋去钓鱼了。喏,今晚吃这个吧。”叶修把鱼篓扔给吴雪峰。里面是两只鲤鱼。

“你倒是有口福。”吴雪峰笑了笑,提着鱼出了书房门。

吴雪峰离开后,叶修在书房里四处看了看,最后随手翻开了吴雪峰放在桌上的书。

吴雪峰切开鱼时,有一小块东西从鱼腹中掉出来。吴雪峰没怎么注意,只想着要怎么用这两条鱼尽可能给叶修做的美味一些,就把那一小块东西放在一旁。

吴雪峰想了一会儿,索性扬声问叶修:“叶修,喜欢吃什么口味的鱼?”等了一小段时间,才听到回答——“清蒸吧,吃点清淡的。”

吴雪峰笑着摇摇头,想,这可不就是在家里大鱼大肉吃的都腻了。

吃完晚饭后,叶修突然说要带他上街逛逛。吴雪峰没理由拒绝就由着叶修来。

出了院,看着街头本应随着黑夜的到来一同寂静下来的商铺却家家门前挂满了花灯,烟花在空中绽开,吵闹着,喧哗着,嬉戏着。苏家的少爷和小姐还有叶秋站在街口,苏沐橙拎着个漂亮的莲花灯,裹着披风向吴雪峰和叶修招手。

吴雪峰这才意识到,今日是上元节。

苏沐秋分给他们两个一人一盏灯,两个人便提着灯并肩走着,前面是被苏沐橙拉着跑来跑去的苏沐秋,后面叶秋跟着,不一会儿就被新奇的东西吸引过去,走着走着就停下看起来了。吴雪峰则四处看着,有什么好玩的东西便说给叶修听。

过了半晌,叶修突然说道:“这样逛没意思,你跟我来,我知道有个地方非常不错。”

吴雪峰听了,略有心累且惊恐地想,难不成是青楼?

事实证明,吴雪峰想多了。叶修拉着他跑到城郊,两人提着灯就往山上跑,直到半山腰,叶修才拉着吴雪峰停下来。吴雪峰顺着叶修的手指往下看去,华灯璀璨的城耀眼无比,不知是多少家的欢乐都在其中了。吴雪峰第一次留意到,自己究竟生活在怎样的一座城。这里的繁华,美丽,大概是外乡人所向往的吧。

后来两人在山上到很晚才回家,早就回来的叶秋都有些着急了。

回家后,吴雪峰收拾了下出门前没来得及收拾的厨房。这才留意到之前鱼腹中掉出来的东西。是个很小的木盒。吴雪峰打开木盒,里面躺着一枚小小的环状玉佩,雪白雪白的,用红绳穿了起来,像是用心雕琢打磨过的,很是光滑。

吴雪峰拿起来在烛光下看了一会儿,也没看出什么门道,只觉得很好看,想来是叶修送的,便直接挂在脖子上戴着了。

后来吴雪峰年岁大了些,十几岁的少年站在那里,和和善善的,给人不少好感。这样一个温和的少年,却打定主意要远离都城,去他乡游历。

送吴雪峰离开那天叶修拽了拽吴雪峰的袖子,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音量,告诉他说:“以后,我也要离开这里,四处游览。到时我们一起吧,你等我两年。”末了,又把一张叠起来的纸塞给吴雪峰,“要是想家了,就看看吧。”

吴雪峰笑着收下了,也相信着他们会有一天再次相见。

可惜没有这个机会了。一年后,叶氏一族因为一点莫须有的罪名,被满门抄斩,没有一个漏下。吴雪峰有些悲哀地想,或许世间最可怕的,莫过于人心,莫过于帝王的猜忌了。

吴雪峰收起那张纸,终是沉沉地睡去,梦里有那个灯火千万家的夜晚,有身边人夺目的笑颜,他却再未寻到手边那丝温暖的体温了。他的故乡,他不愿再回去的故乡,那重重影子渐渐在他梦里破碎,淡去,再不复从前。

清早,吴雪峰醒的极早,他与那户人家还有昨日的旅伴道别,只身一人前往驿站。

天上太阳明媚,却微微下着小雨,有人已经在那里,不知道是在避雨,还是在等着什么。吴雪峰想,这就是他下一程的旅伴了。他一边向驿站走去,一边轻吟道:“青青河边草,绵绵思远道。远道不可思,宿昔梦见之。”

阳光拂过吴雪峰身上,他胸前的什么东西闪了闪。在驿站前站着的那人胸前亦是闪了闪。

——————————FIN——————————

这里阿九w感谢你的阅读

中途写的时候,为那个鲤鱼的烹饪方法纠结了一下x还问了问青枫x我觉得青枫没打死智障的我一定是太有耐心了x

好了滚去写作业!

评论(8)
热度(38)
  1. 有钱任性就是不买韩货的李小草墨九九九九_大概我是真需要人催更 转载了此文字

超自然现象事务所不坑!不坑!不坑!

开学长弧两周回家一次

拒绝纷争拒绝站队热爱全职圈地自萌

但是如果真要搞事情……我们是一伙的?不,我们是一家的,真•一家的

id有4个九↑头像是同学小姐姐的字

这里阿九w叶受纯食w叶修的迷妹一只

© 墨九九九九_大概我是真需要人催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