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千里行-1(古风paro)

啊我又要开坑了x

私设满满,古风paro

架空x但是会用到真实的地名。

ooc致歉x

准备好了吗勇士?

————————————————————
【1】一叶舟轻,双桨鸿惊

竹笛声在辽阔的水面上荡漾开,惊动了漂浮着的老旧的枯叶。那叶仿佛一碰便碎掉了,却仍不舍停下脚步,随着水流一起向前,向前。

笛声一转,悠扬地逗弄起岸边枝头上的黄鹂,引它飞到水面上,一边盘旋一边婉转啼叫着。

有琴声缓缓地和进来,一挑一压都在衬着这笛声,轻而绵长。笛声却是一颤,但也仅仅是一瞬,很快那笛声又稳下来主动去和这琴声。

垂在水面上的柳枝不禁一下下点着水面,似是在打节拍,“嗒嗒”的,听着甚是清脆。

终了,琴与笛一起收了声,只有余音绕着小画舫在水中摇摆出的水纹,向远处扩散开来。

坐在船头的少年收起笛子,走到船内,轻轻叩了叩门。

开门的是一个青年,长发懒懒散散地在拢在头后,他闲闲地嚼了根草叶,看到少年后眼睛弯了弯,“早啊,一帆。”

乔一帆也笑了笑,“是我吵醒叶修前辈了吗?”

“哪儿啊,小乔,明明是叶修都睡到日上三竿了还不起。”一位面容活泼漂亮,声音爽朗的姑娘说道,她过来拍了拍乔一帆的肩,顺带敲了敲叶修的头。

叶修眨眨眼,“沐橙,早上好。”那姑娘立刻回头道,“沐沐也醒了啊?”

后面却是空无一人,养在走廊上的那束薄荷草无辜地摆了摆头。

“……叶修!你怎么这么无聊!”陈果有点郁闷,佯装要拍叶修的头。

“噗……”女孩子的笑声从对面的门里传来,那门“唰”地打开,带起一阵轻短的风,拂过门口三人的衣角。苏沐橙还散着头发,她走出来,“早上好啊。”叶修学着薄荷那无辜的样子,“你看我没骗你吧。”

隔壁的门也开了,唐柔的头发绾得齐齐的,看上去利落又干脆,两边垂下来一绺头发让她显得有些俏丽,她的脸上也是挂了丝笑意,点头向几人致意。

“叶修你别气果果了。”苏沐橙笑着说道。

陈果见了女神,明显心情好了不少,也不再和叶修计较,张罗着大家吃早饭。叶修拿来乔一帆的竹笛,走进屋,对着在床上装死的魏琛乱吹一气。

“嘶——”魏琛抬起来去捂耳朵的手,被叶修拿着竹笛拨开,笑着打趣,“起了,老魏,你还打算躺到明年吗?你那小金库里的银子都该发霉了吧。”

魏琛勉强睁了睁眼,似是想瞪叶修,但是没成功,“我倒是没听说过银子还会发霉,指不定被你给我换成什么破铜烂铁了。让我看看我的银子是不是在你这里——”说着,伸手去够叶修腰间的钱袋。

“去去去!”叶修避开,用竹笛敲了敲魏琛的手,“行了啊,都等着你吃饭呢,赶紧起。”说罢,便拎着竹笛回身走了。

“切。”魏琛撇嘴。

等魏琛换好衣服,收拾好,走到饭桌前时,众人早已吃完了。包子正扯着罗辑教他下围棋,体型比包子矮小的少年一脸生无可恋,然后抬头望向叶修求助,叶修便召了包子过去整理信件;三个姑娘正拿着图纸,研究时兴的衣服首饰,时不时有一声惊叹从她们中传来;乔一帆和安文逸正围着安文逸的金针讨论着什么,莫凡坐在他们旁边,好像是在听,又好像在发呆。

“说好的等我吃饭呢?”魏琛小声嘟囔了句。

叶修像是听到了,从一堆文书中抬起头来,笑了笑。

魏琛白了叶修一眼,坐下,执起筷子,夹了口小菜放入口中,慢悠悠地吃起来。这小日子过的真舒坦啊……魏琛想道。

谁又想得到,江湖上最细致,渗透范围最广的第一情报组织——兴欣——的所有元老级成员,正悠闲地在水上漂呢。

叶修呼了口气,气息履平了他口中咬着的草叶。他按了按手中的一封信,包子抬头看了看,因为阳光的反射,只看见署名那里的“微草”二字,不过包子也没有在意,继续乐呵着整理后面的信件。

“一帆啊,我们已经入了富春江了吧?”叶修问道。

“是的,前辈。”乔一帆平稳的声音说道。

“一会儿在附近停一下吧。”叶修叹了口气。

“好。”

——————————tbc——————————

这里阿九,感谢你的阅读w

体育中考阿九满分www

最后仍然是ooc致歉x

评论(2)
热度(31)

超自然现象事务所不坑!不坑!不坑!

开学长弧两周回家一次

拒绝纷争拒绝站队热爱全职圈地自萌

但是如果真要搞事情……我们是一伙的?不,我们是一家的,真•一家的

id有4个九↑头像是同学小姐姐的字

这里阿九w叶受纯食w叶修的迷妹一只

© 墨九九九九_大概我是真需要人催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