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叶】得不偿失

还有人记得吟【wen】游【bu】诗【dui】人【ti】叶修系列嘛【躺】

我都快忘了x

架空x

ooc致歉x

准备好了吗勇士?

————————————————————

叶修一路轻拨着琴弦,走到了一座茶楼前。叶修抬了抬头,看着茶楼上复古华美的花纹,小声嘟囔了一句,“也就张新杰会选这种地方了……”

他没看到的是,二楼靠窗坐的一个青年,原本端了杯茶细细品着,凝视着他走来,但是在他站在茶楼前顿了顿的时候,青年的手抖了抖,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杯子,抬手扶了扶眼镜。

“哟,上午好啊新杰。”楼梯口转上来的青年挥着手,嘴角上扬着道。

“早上好,叶修,你迟到了三分钟。”张新杰低了低头,像是在看手腕上的表。他拂了拂身上洁白的大褂,把手放在桌上交叉握着,抬眸看向叶修。

叶修却没看向张新杰的眼睛,而是看着他身上平平整整,没有一丝褶皱的衣服,砸吧了下嘴,在张新杰对面坐下。“你要的东西。”叶修推过去一枚信封。

“恩。”张新杰把信封收到口袋里。

“不验收一下?”叶修抬抬下巴。

“不用了。”张新杰抿了口茶。“酬劳的话,我们城的考古队在附近的山谷里发现一处古代遗迹,预计里面有大量秘宝,第一手消息给你们。”

“哟,拉广告来的?没问题啊。不过好歹给了你这么重要的信息,一个广告就完啦?”叶修扶着茶杯,眯了眯眼。金灿的阳光映在白彻彻的茶杯壁上,又反射到叶修的眼里,最后都被张新杰收入眼底。张新杰觉得叶修像狡猾的狐狸一样,试图从自己这里讨要到甜的葡萄;又觉得他像个义正言辞的债主,扳着手指,划拉着算盘,理直气壮地等自己道出剩余的筹码。

还真是欠了他的。张新杰心里叹道。

他提起桌上的茶壶,往叶修杯里续了点茶,不紧不慢地道:“我记得你挺喜欢红茶的,这家的茶倒是很香,你尝尝看,不然一会凉了。”红茶暖胃,张新杰记得叶修胃不太好,时不时会有些不舒服。

“恩,谢谢。”叶修也不着急,倒是顺着张新杰的意,举起茶杯喝了一口。那茶的确是极香,叶修咽下那一口,就感觉像是把今天的阳光的咽下去了,很安稳的浓重的香,让人有些昏昏欲睡。叶修便又喝了一口。

比起清茶,叶修确实喜欢浓茶多点,因为以前和别人一起的时候,那人常喝些浓茶,估计多半为了提神,于是叶修也跟着一起喝,喝得久了,就习惯了。再就是因为叶修有些畏冷,冬天的时候捧一杯红茶缩在被子里,是叶修空闲时间里比较喜欢做的事,一口红茶喝下去,整个人都暖和了。

张新杰这才说道:“我代表霸图考古队,邀请兴欣一同参与这次研究,最后所得成果,上交联盟百分之四十,余下百分之六十,霸图和兴欣各占百分之三十。”说罢,他呼了口气,似是放松了些。

“恩。”叶修懒洋洋地应道。事已至此,结果他倒是无所谓,总归张新杰不会坑他。喝了半杯茶,叶修有点困,腹诽了下茶竟然没能提神,便任由精神头一点点衰退。

张新杰看了看表,点了点桌子,“公事谈完了,我们来聊聊私事。有幸与叶先生共进午餐吗?”

张新杰就拎着哈欠连天的叶修回到了自己家。

一进门,叶修就精神了,东戳戳西碰碰,张新杰叹了口气,把白大褂脱下来,挂在衣柜上,“又不是第一次来了,每次都要重新过问一遍。”

“也难得我每次看完之后你还能把所有东西物归原位,收拾整齐。”叶修把壁橱里的小挂件一件件取下来,在那东西能承受的程度下拆了拆,拼好,放回去。

“你竟也知道自己够添麻烦的。”张新杰笑了笑,挽起袖子,朝厨房走去。“别弄太乱啊,我不好收拾。”

等张新杰处理好食材,走回厨房外,叶修窝在一张摇椅上睡着了,眼睛紧紧地闭着,嘴微微张着,也不知他坐着睡也能怎样的不安稳,头发翘得乱七八糟。

张新杰往他身上搭了条薄被,看见他一手紧紧抱着个竖琴,另一手拿着个小木雕,还是从他家里拿的。张新杰想把竖琴和木雕从他手里拿出来放一边,但是掰了掰他的手指,没有掰动,又怕吵醒他,只好作罢,起身去把壁橱里的其它东西摆好。

说来,第一次遇到叶修,发生的事,也差不多是这个状况。

那天是个艳阳天,怪暖和的。张新杰守着他的小诊所,正考虑着上午来的病人往后的治疗方案。张新杰取下眼镜,放在桌面上,看着从窗外打进来的阳光颇有活力的透过他的眼镜,折了七彩的光,又折回去,铺在他的小木桌上。

张新杰干脆趴在桌子上,闭目养神,他的手在桌子上一搭一搭的,似是在轻抚着阳光。

这时有人推门进来了,连门都不带敲一下的,立刻就打碎了满屋的安稳,静谧。

那人一手提着个竖琴,另一手轻轻地搭在腹部,张新杰抬眼一看,不用想就知道是胃炎,正打算找点药给他,这人却“咚”地一声,当场扑街。

张新杰想,他要是醒了会不会赖这里不走了,但是本着人与人之间基本的信任和身为医者的善心,张新杰把他搬到了空着的床上,然后想取下他手里的东西,一个劲的掰他的手,却不想这人即使没醒,手劲还这么大。最后张新杰成功取下竖琴,带走了,那人呢喃了一句什么,不过没醒。

那天傍晚,那人醒了,眼睛盯着张新杰。张新杰淡定地说:“你发烧了,又有点肠胃炎,中午在我这里晕倒了。”

那人绽开一个笑容,“啊,那真是多谢了。我叫叶修。顺便问一句,你有看到过一把竖琴吗?”

“恩,在我那里。”张新杰想说一会儿还他,突然改了主意,道,“你身上没钱付医药费吧?先拿你的琴抵着,下次来赎。”

叶修挑了挑眉,不置可否。张新杰也没再理他,自己看起了书。过了俩小时,叶修突然扔过来个东西,“喂,这个给你,把我的竖琴还我呗。”

张新杰拾起他扔过来的东西,是个木制的十字架,上面的花纹挺细致,倒是个挺漂亮的工艺品。但是这个,有时间的话,街上的小孩子都会吧。

张新杰摇了摇头,“下次自己来赎。”张新杰想,叶修肯定会来的。他又垂眸看了看手中小巧精致的十字架,放在桌子上,往叶修的方向推了推。

“欸——好吧。这个你不要就扔了吧,我拿着也没大有用。”

后来叶修果然来赎他的竖琴,嘴里嘟囔着,“没有竖琴算哪门子的吟游诗人啊。”不过叶修看见张新杰把那个木雕十字架收起来,笑了他好一阵。

不过这个,张新杰也不是很在意。

下午一点多,阳光有点刺眼,张新杰起身去拉窗帘。

“你的审美这么多年都一直是老样子。”张新杰回过头,叶修摊开手,那枚十字架静静地躺在他的手中。叶修另一手不经意地按了按琴弦。

“谁叫你这么多年一直长一个样子呢。”张新杰心想。

叶修似是听到了似的,笑了笑。

——————————tbc——————————

这里阿九,感谢你的阅读。

事到如今,我觉得我再打fin就明显不对了x

其实是阿九我比较喜欢红茶x于是就写了红茶x

依旧ooc致歉x滚去写数学作业x

评论(4)
热度(33)

超自然现象事务所不坑!不坑!不坑!

开学长弧两周回家一次

拒绝纷争拒绝站队热爱全职圈地自萌

但是如果真要搞事情……我们是一伙的?不,我们是一家的,真•一家的

id有4个九↑头像是同学小姐姐的字

这里阿九w叶受纯食w叶修的迷妹一只

© 墨九九九九_大概我是真需要人催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