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毕业季。分手季?

来自小拾的点文,毕业设定x手机不艾特x

题目改自同学的一条说说

校园风x

ooc致歉x

准备好了吗勇士?

————————————————————

一行鸽子划过蓝色的天空,向已经微微泛黄的天边飞过去,那抹白色渐渐融在了依旧刺眼的日光里。喻文州看向天边,觉得这样的颜色交织,像是他吃过的一道甜品,但是记不住名字了,只记得很好吃很好吃。

张新杰轻轻按了按琴键,把喻文州的心思唤回来。喻文州扶稳手里的贝斯,手搭在弦上,看向中间的那人。那人轻轻地吸了口气,声音响起——

“明天再见,我们踏上了各自的旅程。”

“即使迈开大步,也不会分离,my friend。”

“真真切切地,强势地活下去。”

“永远也不会消失的东西就在这里。”

身后,肖时钦已经敲起了鼓点,叶修趁着间奏的间隙,扬眉对喻文州笑了笑。

喻文州也笑了笑,接着按着弦,准确地弹奏出练习了无数次的那些旋律。

“其实啊,从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开始,就一直很感谢啊。”

“从今往后也又要说,多多关照啦。”

台下的同学跟着一起打着节拍,会唱的轻声跟着哼起来,有些人似是回想起了什么事,露出或喜或悲的表情。这些映在喻文州的眼底,渐渐模糊了。

“同学,麻烦你让一让好吗?”喻文州正在讲台上擦讲桌,突然听到空旷的教室里传来这么一句话。他扭头一看,一只挺大的箱子悬停在他左边,喻文州连忙往后退了两步,这才看清箱子旁边探出来的头。

那人鼻子上附了一层小小的汗珠,脸因为搬重物变得通红,那人皱着眉,很吃力的样子,眼睛却黑亮亮的看着他。喻文州看见,他的指节因为托着重物有些发白,但是他的手本来就很白了,所以看上去是发青的。

喻文州上前帮他一起分担了下箱子的重力,“要往哪放?”

那人朝他身后努努嘴,“那张桌子。”

两人便一起把箱子移到那个桌子上。一松开手,那个人就直接坐地下了。喻文州估计,要是自己不在,那人连躺地下的可能也是有的。

“你怎么回事儿?这两天学校不应该没学生吗?”

“政教处的魏老师住我家附近,叫我来帮忙打扫卫生的。”喻文州从桌子上拿了瓶水扔给那人。

他拧开瓶盖,咕嘟咕嘟地喝了半瓶,然后才意识到喻文州刚刚说了什么。“老魏?他把你坑过来的?”

喻文州觉得对他用的称呼有些不礼貌,但是想想魏琛,他也就没说什么,点了点头。

“辛苦了。”那人拍拍他的肩膀,“对了,你是这个班的吧?我叫叶修,以后就是同学了。”

“你好,我叫喻文州,请多指教。”

天边的晚霞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歌声的热烈,颜色又深了几分。

“只是绕了远路的那一小份,”喻文州听到叶修这样唱到,他不急不忙地接下去——

“互相了解的时间也是有的啊。”

“我们有没有搞错呢?”
“我现在也是这么想的呀。”

两个人的声音交织在一起,一个低沉温柔,一个明亮清爽。

喻文州的背被身后那人戳了戳,“文州,你打算读文科还是理科?”叶修小声问道。

“我还在考虑。少天已经决定读文科了,听说你弟弟也想读文科,你打算和你弟弟一起吗?”喻文州微微侧了侧头,也小声回答。

“哪儿,我也还没想好,不过我……”

“叶修,喻文州,你们俩说够没有,出去站着去!”政治老师尖利的声音突然传来。

叶修站起来,在只有喻文州能看到的情况下吐了吐舌头,转身从教室后门出去了。喻文州也跟着一块走出去了。

“我决定了,我读理科。”叶修转头一本正经地告诉喻文州。

“怎么?”喻文州问道。

“她音调太高了,震得我耳朵疼。”叶修说着,揉了揉耳朵,“要是以后不幸地遇上她教,那我可就一节课死三次了。”

“那万一碰上魏老师呢?”喻文州问道。

“那我文综该直接挂了。”叶修依旧揉着耳朵。

“没事吧?”喻文州看着他一直揉耳朵,不由得问道。

“没事没事……哎,文州你看,外面雨这么大,操场上落了好多叶子,一会儿雨停了,咱们有得忙了。”叶修放下手,静静地看了一会儿雨,轻轻哼唱了起来,“落雨声嘀嗒滴滴,回荡着轻声细语,犹如你唯美叹息,那么动听……”

喻文州什么都没说,听着叶修哼唱着,看着有些叶子,才刚刚长得饱满些,却飘落在风雨中了。

突然,喻文州开口道,“叶修,我喜欢你。”

歌声停下,“这可不是个开玩笑的时候啊,文州。”

“不,我是认真的。”喻文州轻轻地说,但是每个字都掷地有声。

“可是我们……”叶修下意识地想拒绝,可是话出口前,叶修突然觉得,是喻文州的话,也不是那么讨厌。叶修看向喻文州的眼睛,那双眼睛的主人专注而坚定地看着他,在等着他给一个答复。但是周围,响起的只有雨声。

过了好久,在喻文州以为下课时间都已经过了的时候,“……要不,我们处处?”叶修抓了抓头发,一脸没什么大不了,但是他的耳朵有一点点泛红。

叶修察觉到了,喻文州的心思一直不在演唱上,所幸,他们练了不少次,喻文州已经是下意识地跟着节奏演唱,弹奏了。

“真真切切地,强势地活下去。”

“永远也不会消失的东西就在这里。”

“文州,你怎么跟上来的。”叶修靠在天台的栏杆上,听见身后的脚步声,意外的回头。“就许你上来,不许我来了?”喻文州偏了偏头,反问道。

“不,我是想问,你怎么上来的。”

“你怎么上来的,我就怎么上来的。”喻文州笑了笑,“叶修,你很喜欢这里啊,经常上来。”

“恩。”叶修盘腿坐下,微微抬了抬头,“总觉得在这里,我可以看到很远很远的地方。真好啊……那么多地方,将来我想都去看一看,亲自。”

“这是你的梦想吗?”喻文州问道,“一个人?”

“恩?”叶修的声音已经不知道是来自哪个外太空了,“有人同行当然更好了。”

“呵呵……”叶修笑了几声,结束了这次对话。

“永远也不会消失的东西就在这里。”四个人的声音通过话筒一起扩散出去,合为一个自然而和谐的声音。

四个人相视而笑,握紧了手心的汗,致谢下台。

学生会主席在台上致辞,张新杰和肖时钦回到自己班里,喻文州和叶修则放下东西自己偷偷跑了。

“这是最后一次站在这里了吧?”喻文州趴在天台的护栏上,看着阳光一边变得更加金黄,一边变得更加暗淡。

“当然不了,以后还是要常回来看看的。”叶修站在喻文州旁边。

“叶修,你志愿报什么?”喻文州像闲聊一样问道。

“能进入RY大学最好了。”叶修眯了眯眼。

“如果不能呢?”

“谁知道啊。”叶修嗤笑一声。

“以后我们,会因为一些事情而分开吧。”喻文州问道。

“恩,也许吧。”叶修凝视着夕阳。

“是吗……”喻文州觉得有什么东西堵在气管里,让他不太舒服。

“但是,”叶修站得靠近了喻文州一些,“永远也不会消失的东西,就在这里了。”叶修伸手,点了点自己的胸口,点了点喻文州的胸口。

——————————FIN——————————

这里阿九w感谢你的阅读x

嘤嘤嘤阿九这边的毕业典礼就在下个月八号了xx

大概对每个毕业生来说,应该都有一些东西,永远也不会变,永远也不会消失的东西,会留在母校,留在心里,比如终将逝去的青春,半途放弃的梦想,未能袒露的感情。这些东西印证着我们存在过,我们拥有过,我们失去过x我想这对我来说是弥足珍贵的,也是足够盛满我的回忆的,不知对你来说,是否也是如此x

好了不文艺了x画风不对x

哭泣着滚去写作文xx

以及突然发现忘记说明了x歌词出自spyair的my friend

最后依旧是熟悉的ooc致歉x因为两位都还是少年x所以就不那么心脏了xx

评论(5)
热度(24)

超自然现象事务所不坑!不坑!不坑!

开学长弧两周回家一次

拒绝纷争拒绝站队热爱全职圈地自萌

但是如果真要搞事情……我们是一伙的?不,我们是一家的,真•一家的

id有4个九↑头像是同学小姐姐的字

这里阿九w叶受纯食w叶修的迷妹一只

© 墨九九九九_大概我是真需要人催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