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中心向/无明显cp】【叶修生贺】逆光

于是最后还是没赶上xx语文作文的锅xx十一点半才写完作文xx

有幸遇到了最了不起的你。

迟到了一天的生日祝福x叶修叶秋生快xx

ooc致歉x

准备好了吗勇士?

————————————————————
0.
“逆光是一种具有艺术魅力和较强表现力的光照,它能使画面产生完全不同于我们肉眼在现场所见到的实际光线的艺术效果。”

那么,现在这种视觉效果,是否就算逆光了?

叶修望着前面那人的背影,那几乎要融化在夕阳中的背影,却又十分明显,让叶修不得不注意到。即使临近傍晚,夕阳也仍旧明亮,让叶修觉得有点刺眼,但是前面那人的身影挡住了直线照过来的阳光,就不那么刺眼了。反而,此刻展现在叶修面前的那一幅画面,既完整,又柔和。






1.
“逆光是一种具有艺术魅力和较强表现力的光照,它能使画面产生完全不同于我们肉眼在现场所见到的实际光线的艺术效果。”

叶修窝在网吧的椅子上,一边指点着队友抢boss,一边听一叶之秋旁边的气冲云水说着。

“你解释起来怎么这么熟练啊。”一叶之秋一个圆舞棍扫向气冲云水旁边的一个想偷袭的玩家。

气冲云水沉默了下,私聊发了个链接过来。

“这是啥?”

“百度百科。你自己看吧,我不给你念了。”

几分钟前。

“恩?你问我吗?恩……逆光的话会更好点吧,可以调节下这个……”

什么鬼。叶修听见原本一起抢boss的气冲云水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接着气冲云水的操作也慢了下来。

隐约听到有说话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叶修把周围的攻击都挡下来。“抱歉抱歉,刚刚旁边的同学找我有事,还撑得住吧?”

“小菜一碟。没想到云水你还懂摄影啊,吓到我了。”

“其实挺外行的知识啦,差不多都可以算常识了。一叶你不太了解啊?”

“恩,要不你给讲讲?”

2.
“喂,你好,是气冲云水吗?我是秋木苏,我想约你来H市,线下见面一次。这个月月底有时间吗?……恩,是的,没想到云水大大也知道啊,那一定来啊,具体地址和时间我一会儿从qq上发给你。”

苏沐秋挂下电话,转头看向非要跟来的苏沐橙,“你也知道吧,要保密啊,沐橙。”说着拍了拍沐橙的头。

苏沐橙眨了眨眼,点点头。

“走了,回家了!”苏沐秋推开电话亭的门,走出去。苏沐橙也跟上去,小跑着拉着苏沐秋的胳膊。她很喜欢哥哥说“家”这个词。

“咔嗒——”

“哟,沐秋大大和沐橙回来啦?”叶修头也不回,专心地盯着电脑屏幕,“沐秋大大可不是喜欢上哪家的姑娘了,偷偷摸摸跑出去,也不怕教坏沐橙。”

“去去去,玩你的游戏去。”

3.
“叶修……叶修!再不起就要中午了!”苏沐秋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叶修勉强撑起眼皮,眯着眼看见有个人影挡在窗户前,把光线挡了个十足。就着光影间的差别,叶修分辨出苏沐秋的轮廓,接着把人往边上一推,“别……让我再睡会儿,就一会儿,一小会儿……”

苏沐秋放下拿在手中的简易小礼炮,叹了口气,“那一会儿……来了……叫你……”

叶修的意识已经远离了H市的这个小出租屋,只听清苏沐秋说谁要来,但到底是谁要来呢,已经听不见了。

叶修觉得自己飘了起来,顺着苏沐秋离开后,直映在他眼前的光线,出了屋子。叶修想起小时候,旁边坐着叶秋,老师在讲台上拿了个激光笔,比划着说光沿直线传播,光路可逆,反射角等于入射角……

所以才能逆着光出去吧。叶修整个人浸在睡意里,迷迷糊糊地想。

4.
叶修仿佛看见了雪,不是南方冬天偶尔有的小雪,而是北方那种鹅毛大雪。是不是回到B市了呢。叶修伸出手,想接一片雪,但是雪很快就化在他手心里,变成冰冷的,可触的寒意。

叶修下意识地缩回了手,从小他就特别爱惜自己的手,怕烫到冻到,压到磕到。

叶修走了几步,发现周围的情景都很陌生,只能分辨出是晚上,灯红酒绿的。他看见前面有家网吧,这让他心生亲切,连忙走过去。他看见一个人从马路对面也走向这家网吧,但是对面的建筑太亮了,他只能看清这个人的轮廓,看不清他的长相。

那人早叶修一步走到网吧前,叶修的视线跟着他的身影看向网吧上面的牌子,写了几个字“兴欣高级网络会所”。叶修跟着那个人一起进去。

“c区47号。”叶修听见前台说道。他跟在那个人身后,也走到前台前,发现那个人落下了身份证。“叶修”两字赫然在身份证上印着。叶修有些惊讶,因为不止名字,上面的其他信息也和叶修的一样。

是梦吗?叶修想道。或许是平时总想着回家去拿身份证的原因。

叶修见前台始终没有理他,就转身出了网吧,外面的灯光依旧很刺眼,叶修眯起眼。

5.
再睁开眼时,灯光依旧很刺眼,但是明显好多了。叶修四下望了望,发现自己坐在一个比赛场馆里,和别人描述的萧山体育馆那样。周围很多人,有些人在呐喊,有些人激动地站起来,他们的眼睛都盯着前方。

叶修也跟着看上去,立刻敏锐地意识到这是一场荣耀的比赛,一共还有五个人存活。有一个角色手中拿的武器让叶修看着有点眼熟,但是他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散人被限制,不可能有人用千机伞来当武器。

叶修看着屏幕上一片花,各种熟悉的陌生的技能打出来,看得叶修有些兴奋。叶修不断把自己代入到其中的角色中,想着自己该怎么接。

后来有一个枪炮师死了,叶修皱起眉,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那个疑似散人的角色很危急了。如果是散人,可以拿手速拼一拼吧?叶修想着,不过这看起来像是不可能的。

六点五秒内叶修听到了无数观众的尖叫,惊呼。叶修丝毫没有分心,他想知道接下来的几个人会怎么做。直到那短暂的几秒过后,胜负已分,叶修靠回椅背,在一部分欢呼,一部分叹气中闭上眼睛,脑内演变着刚刚的战局。

再次睁开眼,一队人站在台上,中央的那个人接下奖杯,因为光线的原因,叶修看着那只奖杯无比的耀眼。那个人似乎手脱力了,奖杯被周围人簇上来一同接下,才没落在地上。光线稍微正了正,不再是完全的逆光,叶修有些看清那个人的长相,似乎是自己。

6.
倏地一下,场景突然从热血沸腾的比赛场馆变成了有些安静的马路。周围绿化很好,随处可见高大茂密的树和可爱清新的小花坛。

叶修看了看太阳,判断出现在是下午一两点。

往前走几步,叶修看见拐角有个小公园的入口,他鬼使神差地走了进去。里面有几个棕头发金头发的歪果仁,果然现在是比较热的时间,公园里没太有人。

但是一转身,叶修看见一个坐在长椅上。他走过去,走到那人旁边。现在的光线正正好好是顺着光的,叶修看见那人闭着眼,指间夹了一根没有点燃的烟,树叶的影子细细碎碎地洒在他的脸上、衣服上,白皙的手直接暴晒在太阳下,被光映出淡淡的粉色。

终于看清他是谁后,叶修只觉得有点眼熟,却丝毫想不起来。叶修在他旁边坐下,跟着旁边的人一起闭上眼,把头埋在树影里。

没过多久,那人起身,叶修也跟着一起起身。似乎又过了几个路口,走到一座体育馆前。叶修在门口四处看看转转,没有跟那人一起进去。

大概又过了好久,等到天边泛开橙色,与原本的水色一同晕开,交织成水墨画一样的效果,那人才从场馆出来。叶修不由自主地跟上去。

那人越走越快,渐渐地叶修有些跟不上,只能看着那人的背影在前面, 几乎要融化在夕阳中,却又十分明显,挡住了前方的光线,制造出逆光的效果。叶修想跑几步,跟上那人,拍拍他,告诉他你慢点走,我还在你后面和你一起走呢。

这时有几个人从叶修身后超过,追出去,追上前面那人。一个黄头发的青年手勾住那人的脖子,很亲密的样子;一个女生轻轻地扯着着那人一边的胳膊,不紧不慢地跟着;一个梳小辫子的从后面拽着那人的衣服,似乎不服气的说了什么。他们身后,两个年轻人小跑着追上去,再后面,四个人并排走在一起,似乎谈论着什么,其中一人拿了个蓝色的小小的笔记本,两个人戴着眼镜,还有一个人很沉稳的样子。一个头发有点卷的女生走在旁边,似乎在叫前面的女生。还有两三人跟在后面,有说有笑。

叶修走着走着,慢了下来,最后停下,目送着前面的十几人离去。最终所有的阳光都不再被遮挡,全部都映入叶修眼底。

7.
面前是灰白色的天花板和不再直透过窗户的阳光,叶修睁开眼,坐了起来。有说笑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叶修穿好衣服,看了眼电脑,qq有消息跳动着。

大漠孤烟:
【生日快乐。】

推门出去,除了苏家兄妹坐在桌前,还有一个年轻的男人,“你好,我是气冲云水,我叫吴雪峰。”

“一叶之秋,叶修。”叶修笑笑,算是打了招呼。

“嘭!嘭!嘭!”三团礼花炸开。

“生日快乐!”

“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不也被喷了一身啊哈哈哈哈哈!”

“好了好了我们切蛋糕。”

“来来来最大这块给你——”

“啪唧……”

“我靠苏沐秋你完了我跟你说,雪峰快来帮我,对往鼻子上抹。”

“来我们一起拍张照,要拍什么样的,叶修?”

“拍一张逆光的,一张顺光的吧。”

“对了我跟你们说,我醒之前做了个很有意思的梦。”

“什么梦?”

“是……欸……我好像忘了……不管了不管了!对了我给叶秋打个电话……”

8.
“这是什么?生日礼物吗?”方锐拈起一封信,上面写了不少英文。

“恩,大概吧。”兴欣的生日宴结束后,叶修拿面巾纸抹自己的脸。

“这是照片吗?四个人?这两张怎么差别有点大?”

“废话,取光不同啊,废物点心你说话越来越不走心了。”

“来来来,叫大家一起来,我们也来拍一张。”

——————————FIN——————————

这里阿九,感谢你的阅读w

不行了死去睡觉xx

评论
热度(20)
  1. TAT墨九九九九_大概我是真需要人催更 转载了此文字

超自然现象事务所不坑!不坑!不坑!

开学长弧两周回家一次

拒绝纷争拒绝站队热爱全职圈地自萌

但是如果真要搞事情……我们是一伙的?不,我们是一家的,真•一家的

id有4个九↑头像是同学小姐姐的字

这里阿九w叶受纯食w叶修的迷妹一只

© 墨九九九九_大概我是真需要人催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