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叶】神谕(一发完)

宗教风x

参考教派是基督教xx不规范的地方请见谅,事先道歉辣xx基督教徒慎入x

以及又是标准的文不对题xx

ooc致歉!

准备好了吗勇士?

————————————————————

几只白鸽衔着花花草草从广场上的喷泉旁飞过,落到了教堂旁边的树上,发出“咕咕”的声音,对于每个教徒来说,这个声音都是动听而美妙的。就像新生儿的第一声啼哭一样。张新杰抬头看了眼白鸽,又把视线投向远方的天际,这样想。

他之前受一户人家的邀请,刚刚去为即将出生的孩子施洗了。在他到达他们的家门口时,他听到了一声啼哭——来自这个新生儿的。张新杰不仅想起多年前,年幼的自己由一位长老牵引着,完成了他的入教仪式。


“I believe in the Holy Spirit,the holy universal Church, the communion of the saints,the forgiveness of sins,the resurrection of the body,and life everlasting.Amen!”

“我信圣灵,圣而大公之教会、圣徒相通,罪得赦免,身体复活;以及永生。阿们!”

10岁的张新杰一脸平静而庄重地跟随施洗者念出祷告词,闭上眼睛,等待着施洗者用手指蘸水给他在额头上画十字。

“呼……”在严肃而庄重的教堂里,能听见有这么一声很轻的声音,夹杂在牧师们的低声祝福和祷告中。如果不是闭着眼,大概张新杰也不会留意到这声音。垂于身体两侧的手动了动,用别人注意不到的力度轻轻地拽住了衣服。

张新杰有些好奇,也有些惊讶,是谁会在这么严肃的地方发出像是睡熟了一般的声音。在受洗前,长老和牧师们都很严肃地告诉他受洗礼的重要性,让他以最真诚,最庄重的态度去面对耶稣基督,张新杰也很郑重的答应了,并且在刚刚过去的仪式里一直庄重,真诚。然而现在他却因为不知谁发出来的声音而分神……张新杰回过神,继续认真听着施洗者的话,并在心里谴责了一下自己。

“愿主保佑你,我的孩子。阿门!”

张新杰领了圣餐,并在牧师们走后,和长老申请独自留下来。

作为第一次领取圣餐的教徒,他是有资格品尝的。但那也不过是一块小圆饼而已,长老说过的“耶稣圣体”,对张新杰来说也只是一个概念了。世界上真的有神吗?张新杰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也不敢轻易回答。

抬头看了一眼彩色的玻璃,张新杰转身,准备离开。

“呼……呼……”轻微而均匀的呼吸声让张新杰停下了正迈出去的脚步,他站在教堂最前面,往四处看去,很快在一根柱子后发现了一片白色的衣角。张新杰把脚步放轻,慢慢走过去几步。

转过那根柱子,一个少年坐在地上,两手放在身侧,靠着柱子正在安睡。即使在阴影里,张新杰也能过看到他眼睛紧紧地闭着,眉微蹙,好像做了噩梦,嘴微微张开一点点,随着呼吸轻轻地动着,似乎在说着什么。少年肤色偏白,脸上带了点红润,配上这安稳的睡相,看起来十分乖巧可爱。

张新杰看了一小会儿,决定把他叫起来。无论如何,在教堂里睡觉都是不太好的,如果一会儿被其他教徒看见了,就会被视为对神的不尊重。于是张新杰又靠近那人走了一步,俯下身要去碰他。那少年却抬起手,揉了揉眼,迷迷糊糊地看了张新杰一眼,被两人间的距离吓得愣住了。不过立刻,少年就往后一撑,利落地跳起来,顺带离张新杰远了些。

张新杰也收回手,直起身子,一抬头便对上了一张笑眯眯的脸,“啊……你好。你是这个教堂的人吗?”少年伸出一只手。

“现在姑且算是吧。你是谁,怎么在这里睡觉?”张新杰也伸过手去握了握便放开了。

于是两个人互相交换了姓名之后,张新杰听说他从外地孤身一人过来,就把他带回了自己父母留下的房子。结果就是那天晚上,两个孩子挤在一张床上,裹在一个被子里,蒙住头开夜谈会。

“新杰你知道吗,听说第一次同床共枕的人要一晚上不睡一起守到天亮,不然就不算朋友。”

“叶修你这绝对是胡说,而且你这词用的好怪。”张新杰明显有些困了,半眯着眼瞪了瞪一本正经的叶修。虽然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但是他还是有点看不太清叶修的表情。“我要睡觉!你也赶紧睡。”

“别啊别啊——我们好不容易认识了,第一晚就睡一起,就这么直接睡了多无聊……”

“铛——铛——铛——”客厅里的座钟尽职尽责地把钟声传到卧室里。

“……十一点了。”

虽然看不见,但是叶修听到张新杰的话本能觉得对方会脸一黑。叶修想戏弄张新杰的心思更强烈了。他弯了弯嘴角,开口准备说话——

“唔……唔唔唔……?”

张新杰精准地捂住了叶修的嘴,“睡觉!”

叶修伸手去掰张新杰的手,结果又有一只手出来去抓他的手,一条腿顺势勾住他,叶修整个人都被往张新杰怀里一带。张新杰又收了收手防止叶修挣脱,然后安心地闭上眼睛,“晚安。”

早上六点,张新杰的生物钟准时让他醒来。一睁开眼,张新杰吓了一跳,他看到叶修紧紧地抱着他,睡着睡着还翘起了嘴角,有少量透明液体从叶修嘴角滑落……噫!张新杰有些嫌弃地拿了自己的手帕轻轻地替叶修擦了擦嘴角,然后就不敢再动,怕吵醒叶修。

“还没有做早课……”张新杰感觉到了生活的艰辛。

“噗。你那是什么表情啊,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叶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说话带动的风吹得他耳朵有点痒。

张新杰眨了眨眼,“醒了就起来。”

叶修也学着张新杰的样子眨了眨眼,“好。”接着叶修就很听话的起床换衣服,然后看张新杰做早课。

“好了。”有人盯着,让张新杰有些不自在。“你刚来这边吧,想去哪?”

“嗯……你带我上街逛逛吧。”

两个小孩就手牵手出了门,叶修看街道上的一切都很新奇的样子。他拉着张新杰跑了几步,看着街边提着花篮的老婆婆,小声问道:“新杰,她在干吗?”

张新杰松开叶修的手,走上前和老婆婆说了几句话,给了她一些钱,然后拿了一些花回来。

“她采了自己种的花卖,然后把钱捐给孤儿院。”张新杰要把花递给叶修,想了想,又直接挑了几多别在叶修的领口。

“谢谢……”叶修笑了笑。

有点可爱啊……张新杰心想。

……“这里是镇上最大的图书馆了。”张新杰推开一扇门,拉着叶修进去。

“……图书馆?……好多书!”

“嗯……?”

“我家那边的镇子比较小,都没有图书馆呢。”叶修吐了吐舌头,拿了一本书翻开,“以后我们可以每天都过来吗?”

“嗯,可以。”

……

“In the beginning God created the heavens and the earth.

起初神创造天地。

Now the earth was formless and empty, darkness was over the surface of the deep, and the Spirit of God was hovering over the waters.

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And God said, "Let there be light," and there was light.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张新杰坐在树下,面前摊开一本圣经,他轻轻地念着。

“新杰!”青年干净好听的嗓音打破了周围的安定。

张新杰抬起头,“怎么了?”

“长老托我找你过去。”叶修挤挤眼睛。

“嗯。”张新杰把书收好,站起来。

……

“哎新杰,下午长老找你没什么大事吧?”

“嗯……没什么,就是说了些以后接管教堂之后的注意事项。”

“没事就好。我去洗澡了。”

张新杰摊开书,就着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过了一会儿,水声停了,却迟迟不见叶修出来。

张新杰抬起头,然后早有预见般地看到叶修的换洗衣物都堆在床上。他决定把衣服送进去解救叶修出来。

张新杰敲了敲浴室门,没有人回答。他推门进去。

“唰——”一片羽毛飞过他眼前。

……羽毛?张新杰先看见了浴室里纷飞的羽毛和蒸腾的水雾,然后是一双雪白的大翅膀,还有翅膀连着的白皙的皮肤,几缕乌黑的发丝垂下面前那人的肩膀。

“叶修你……”

叶修侧过头,眉毛一挑,“啊,新杰……被你看到了。要保密啊,以后带你飞。”

张新杰有些惊讶,但还是点头,放下衣服出去。

过了一会儿,叶修就出来了,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走到床边坐下。

“所以你是……天使,对吗?”鬼使神差地,张新杰问了这么一句。

“啊?嗯,按照你们的说法是这样的。”叶修眼睛微微眯起来,有点慵懒的样子,他扬了扬嘴角。

张新杰看了看那张有些欠揍的脸,“天使都和你这样那你们天堂就完了。”

“怎么说话呢?好歹你也是我教教徒,就这么对你们的信仰啊。”

“那怕是要出现信仰危机了,你是天使这事还是少点人知道比较好。”张新杰认真且严肃地说。

“你捡了个天使回家,是不是感觉自己赚大了?”

“……”张新杰沉默地看了叶修一眼,“睡觉。”

无论叶修到底是什么,日子还是照过的。不过张新杰发现叶修似乎越来越忙了,他见到叶修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大概只有早上刚起床时和晚上睡前。

在张新杰十八岁那天,他就再也没有看到叶修了。

“叶修?”

“叶修!”

“叶修……”

“铛——铛——铛——”

第二天早上,也没有看到叶修。

直到现在,张新杰也没有看到叶修了。

张新杰又抬头看了眼教堂旁边的那棵树,还有树上嬉戏的几只白鸽。

“呵呵……”树上不知谁轻笑一声,一只手从树的枝叶间伸下来,左右晃了晃。

教堂的钟声响起。张新杰要回去做礼拜了。他从树下穿过,完全没注意到那只手。

树上的人把手收回去,从一只鸽子的口中接下一朵樱花,又摸了摸鸽子的羽毛。

那人站起,展开身后的翅膀,向教堂飞去,落在中间的地毯,听着张新杰轻声祷告。他眯起眼笑了笑。但是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

……

“长老爷爷,长老爷爷,你见过天使吗?”

张新杰躺在床上,伸出那只布满斑驳皱纹的手挡了挡刺眼的光线,轻咳了一声,对着床前的一群小豆丁说:“见过啊……”

“天使有翅膀吗?”

“嗯……他的翅膀……像雪一样洁白……”

“那一定很漂亮吧?”

“很漂亮……”

“好了孩子们,长老爷爷累了,别再打扰他休息了。我们出去玩,好吗?”

“好——”

随着一声很轻的关门声,屋里的光线也不再那么刺眼。张新杰缓缓放下手,瞳孔却因为惊讶而放大了些许。

他仿佛看见了一个青年坐在窗台上。青年背后展开了雪白而巨大的翅膀,替他挡住了一些窗外刺眼的阳光。

“……”张新杰弯了弯嘴角,似乎想笑,但是那个表情就停留在那里了,他的眼睛缓缓地合上了。

再次睁开眼时,周围是一片明亮的白色,隐约有泛着淡淡橙色的云海在远处翻滚。张新杰觉得光线有些亮,伸出手要挡一挡,结果一伸出手就愣住了。自己的手白皙修长,像是回到了年轻时候一样。

张新杰四处张望了一下,周围除了云和天,什么都没有。

“唰——”一片白色的羽毛飘过他眼前。

张新杰原地不动,身后有个人抱过来。他转过身,回抱那人,把头深深的埋在那人的肩窝,吸了口气。

“没想到你死后不是下地狱啊。”叶修嬉笑着说。

张新杰突然想打死这个毁气氛的人。

“新杰。”

“嗯?”张新杰抬起头。

“我还没和你说过吧?”

“说过什么。”

“说‘我爱你’。”

“我也爱你。”张新杰一手揽住面前那人的腰,一手扣住叶修的后脑勺,吻了上去。

——————————FIN——————————

这里阿九,感谢你的阅读w

其实私设大人看不到天使,然后叶修因为和张新杰接触所以能被镇上的人看见xx

之前这篇卡文卡在查资料上orz各种有些矛盾的资料啊xx

祷告词和圣经内容……均源自网络xx

以及圣餐是圣体和圣血,然而我纠结了下十岁的小张到底能不能喝葡萄酒之后选择了不写这个,反正也没人在意……嘛……主要还是太纠结了xxx

然后结尾依旧,ooc致歉

评论(5)
热度(53)

超自然现象事务所不坑!不坑!不坑!

开学长弧两周回家一次

拒绝纷争拒绝站队热爱全职圈地自萌

但是如果真要搞事情……我们是一伙的?不,我们是一家的,真•一家的

id有4个九↑头像是同学小姐姐的字

这里阿九w叶受纯食w叶修的迷妹一只

© 墨九九九九_大概我是真需要人催更 | Powered by LOFTER